書包網 > 飛劍問道 > 第七篇 第五十六章 三月初九,歸澤山
三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青蔥少年都可能成了爺爺輩了。周山劍派經過三十年發展比當初強盛數十倍,成為天下間都足以排在前三的超級大宗派!
  
  宗派最強的自然是神榜第一‘冰霜劍’孟一秋,緊跟著第就是名列天榜第十二的‘冰心劍’孟歡!再往下就是一眾地榜高手,周山劍派有大量天地奇珍,有諸多厲害的秘傳,自然涌現出左堂、董萬在內共五位地榜高手。加上一些地榜散修投靠,加起來的地榜高手超過十位!
  
  “什么,三月初九,魔主夏侯真要和我家孟長老,約戰帝京城外歸澤山?”
  
  “憑什么?”
  
  “這夏侯真今年就是壽命大限,馬上就要老死了,一個要老死的,還想要和孟長老決生死?”
  
  周山劍派大殿內,一片騷動。
  
  左堂坐在掌門主位上,眼中也有著怒意:“我師弟他天資卓絕,注定的要破碎虛空白日飛升!根本無需理會那夏侯真。”
  
  “對,和夏侯真一戰。”下面也有長老急切道,“若是正面擊殺了夏侯真,也沒什么好處,畢竟夏侯真本就要老死!若是夏侯真在生死搏殺中突破,能夠破碎虛空白日飛升。夏侯真也是占了大便宜!若是他仗著肉身厲害,令孟長老丟了性命,那就更冤了。”
  
  “對,這一戰,有百害而無一利!”
  
  “不能中了他的詭計。”
  
  一眾高層們個個反對。
  
  自家孟長老,今年都不足八十歲!五百年壽命呢,慢吞吞修行稍微再進步絲毫,破碎虛空都是輕而易舉的事。何必去冒險?
  
  而且這種搏殺,即便孟長老有所突破,達到破碎虛空白日飛升,如果孟長老真的就飛升走了!那對周山劍派,對許多追隨孟一秋的人而言,也是傻眼……他們還是希望孟長老多支撐幾百年呢!
  
  “魏國那邊已經放出消息,我們這邊知曉的快,怕是很快也會傳遍天下。”左堂說道,“如果我師弟不接受,怕也會被一些天下人認為我師弟膽怯吧?這也是魏國的詭計,故意借助大勢,逼迫我師弟接受。”
  
  “對,不能中計。”
  
  “曲長老,你隨我連夜出發,趕往帝京城。諸位……我不在宗派內,宗派大小事情由王、程兩位太上長老主持。”掌門左堂立即吩咐。
  
  ……
  
  當夜。
  
  左堂和曲長老一同離開周山劍派,一路飛奔,直奔帝京城。
  
  曲長老也是秦云這些年教導的周山劍派精英弟子中的一個天才,如今也名列太上長老行列。因為有師徒情誼在,左堂才帶他一同去勸秦云。
  
  “呼呼。”
  
  第二天早晨。
  
  秦云還在吃早飯,左堂、曲長老就到了,龔燕兒、孟歡等人也在一旁。
  
  “師兄,曲索。”秦云看到他們倆,不由露出笑容。這‘曲索’也曾在孟家宅院待十余年。
  
  “左師伯,你得勸勸我爹,我和我娘怎么勸他都不聽。”孟歡連道。
  
  “一秋。”
  
  胖乎乎的左堂,忍不住道,“你不會真去應戰嗎?難道你看不出,這場交手對你沒任何好處。反而對夏侯真有太多好處了,他本來就是一個到了大限快死的人了。”
  
  “對手難求。”秦云笑道。
  
  “難求什么,以你實力將來完全能破碎虛空白日飛升,飛升之后,不就有對手了?”左堂連道,“你也得想想家人,你現在孫子孫女都有三個了,不考慮考慮他們?”
  
  秦云暗暗嘆息。
  
  自己來到這世界,已經三十多年了!
  
  五十年期滿,自己必定得離開!
  
  “幸好歡兒比我預料的還優秀。”秦云看了眼孟歡。
  
  孟歡從小喜歡看著秦云練劍,并且少年時期都很孤僻,從早到晚一心都在劍術上,到后期一天下來說話都不超過十句。十八歲那年,嚇得秦云將兒子逼出去磨練!不過自從孟歡成親之后,心也完全定下來,雖然偶爾出去,大多時間都是一心在劍術上。
  
  而且,和秦云不同。
  
  秦云是因為阿彌陀雕刻的緣故,這一世,天生心如冰鏡。
  
  而孟歡,卻是從小心就格外的靜!也喜歡安靜。‘冰霜劍’修煉起來也是一日千里。
  
  二十一歲掌握劍意。
  
  二十八歲跨入領域級。
  
  三十二歲便掌握極境‘冰心’。
  
  秦云隨后將自己的劍道編撰成一本秘籍,名為《劍之天地》,這一門劍道絕學,集合秦云在三個世界的劍術積累最終融為一爐,堪稱這世界上最‘精妙’的劍術。甚至秦云如今劍氣構成的天地,都能硬生生困死戰神李如濟。
  
  即便是魔主夏侯真,如果實力沒有進步,一樣會被‘劍之天地’困死磨死。都無需近身戰,劍之天地便足以做到這步。
  
  可見這門劍法的恐怖厲害。
  
  不過這門劍法因為太精妙復雜,要真正有所成就,必須掌握極境‘冰心’,能夠心如冰鏡,方才能夠入門。
  
  孟歡如今將《劍之天地》入門……論實力,將直逼天榜第一!
  
  “歡兒從小心靜,也適合我這一門劍道《劍之天地》,即便最終無法完全掌握,只要領悟出部分精髓,便足以入道。”秦云暗道,“他若是入道,我離開這世界也就放心了。”
  
  ……
  
  左堂帶著曲索長老連夜飛行趕路過來勸說,依舊無用。
  
  秦云決定的事,他們也改變不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
  
  魔主夏侯真約戰冰霜劍孟一秋,三月初九于帝京城外歸澤山一戰,這消息逐漸傳遍天下,也令整個天下都為之沸騰,秦云甚至還放出消息,應下了這一戰!
  
  一時間,無數高手趕往帝京城外歸澤山,不愿錯過這萬年難得一見的盛事。
  
  ******
  
  轉眼三月初九到了。
  
  這一天,天陰沉沉的,風在呼嘯。
  
  秦云、龔燕兒、孟歡、左堂、曲索、董萬、柳清沙等等都騎著馬,這一支隊伍出了帝京城東門后,直接前往歸澤山。
  
  “好多人。”秦云笑道,遙遠處靠近歸澤山方向早已人山人海,熱鬧非常。
  
  “一秋你和魔主夏侯真的最終之戰,又有幾個修行人愿意錯過?”一旁的左堂說道,“而且誰都能猜出,夏侯真這次是抱著決生死的信念來的。”
  
  秦云沒說什么。
  
  三十年了。
  
  自己的劍術,也需要個對手來驗證一番。
  
  “快看,是周山劍派的人,那是鎖云劍董萬,那是周山劍派的掌門左堂。”
  
  “在最中央的應該就是冰霜劍孟一秋了。”
  
  “他旁邊的,是他兒子孟歡。據說孟歡修煉的也是《冰霜劍圖》,如今都名列天榜呢。”
  
  “虎父無犬子啊。”
  
  “我要有個這么厲害的爹,也能名列天榜。”
  
  從天南地北聚集而來的人們,彼此議論紛紛。
  
  實際上孟歡如今修煉的是《劍之天地》,而這一門典籍也成了周山劍派最為隱秘的鎮宗絕學!
  
  一路前行。
  
  “今天,三大王族、天下數十個大宗派、一些古老家族,個個都派人來了。”秦云的道之領域輕易探查,認出那些頗有些名氣的人物。可以說這一次天下頂尖的高手中,大半都趕到了這!不愿錯過此戰。
  
  秦云也遙遙看到了遠處歸澤山山頂上已經站著一道身影,魔主夏侯真顯然早就到了。
  
  走到一片湖泊旁,秦云看到不遠處的楚國王族李家,戰神李如濟也在這。
  
  “孟長老。”戰神李如濟在遠處拱手。
  
  秦云微笑點頭。
  
  “孟長老還請小心,夏侯真此人萬萬不可小覷。”李如濟開口道,二人都有道之領域,即便不傳音,也能聽到對方聲音。
  
  “謝了。”秦云回頭囑托身邊人,“歡兒,你們就在這等著吧,別再靠前了。”
  
  “是。”
  
  孟歡、龔燕兒等一大群人盡皆下馬,甚至在后面馬車車廂內還有鐘琳以及三個孩子,這三個孩子今天也要來觀戰。本來龔燕兒不允許,怕被波及。還是秦云點頭讓他們來的。
  
  秦云自然有把握,他的道之領域籠罩自身周圍三十里!可輕易庇護住家人。
  
  “爹,小心。”孟歡站在秦云身邊,忍不住道。
  
  “一秋。”龔燕兒看著秦云。
  
  “不必擔心。”秦云笑道,“歡兒,你且看仔細了,你爹我所創的《劍之天地》的真正厲害之處。”
  
  “是。”孟歡點頭。
  
  秦云跟著嗖的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飛向遠處歸澤山。
  
  歸澤山上僅僅只有一人——魔主夏侯真,他的道之領域肆意波及著周圍,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進入歸澤山。
  
  “來了。”魔主夏侯真抬頭看著西方天空,那一道流光飛來,正是那位腰間佩劍的樸素青年。
  
  魔主夏侯真臉上露出了笑容。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