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重生之都市神帝 >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你可敢承認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你可敢承認

葉錯其實還知道,就算自己有辦法,掩蓋自己的天龍血脈氣息,不過這件事情,估計也只能瞞住一時半刻。
  
  因為真龍島靈之前就說了會聯系龍族,那時肯定也會將這件事說出來,甚至此時正在說著這件事也不一定。
  
  “唉,估計又要在龍族多待幾天了……”葉錯心中念頭一閃,然后便對已經到了面前的三位龍族太上長老,笑著道:“見過三位太上長老!”
  
  “葉錯,沒想到,你還真的登上了真龍島!”
  
  “是啊!在你進去之前,我們都希望你能夠登上真龍島,但是其實我們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我們不想最后又太失望……
  
  沒有想到,在登上了真龍島之后,你的真龍血脈,果然成功進化為天龍血脈,這真是太好了!”
  
  “咦?葉錯,你的境界,怎么提升了那么多?”
  
  “對啊,我記得很清楚,你進去之前說過,你那時候還沒有到地仙境,一年時間,你竟然就到了地仙境中期?”
  
  “你怎么做到的?還是說,你那時候,沒有對我們說實話?不過,不管怎么樣,你現在是天龍血脈,這就是值得興奮的大好事!”
  
  “沒錯!過了那么漫長的歲月之后,我們東泉界龍族,終于又誕生了一條天龍,這自然是我們龍族的天大喜事!”
  
  三位龍族太上長老,臉上興奮不已,話語激動,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根本就沒給葉錯繼續說話的機會。
  
  下一刻,突然收到了敖虛的傳訊之后,這三位“喋喋不休”的龍族太上長老,才終于停了對葉錯的“轟炸”,并告訴葉錯,敖虛馬上就會過來。
  
  果然沒過一會,敖虛就從殿外飛了進來,而且與敖虛一起到來的,還有葉錯認識的那個龍族老祖敖景。
  
  “葉錯,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我剛才都有些不敢相信,現在我終于確定了,也終于放心了!”
  
  敖虛的身影在葉錯的面前停下,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葉錯身上散發著的天龍血脈氣息,當即忍不住激動大笑著說道。
  
  “葉錯,你沒有讓我們失望!”敖景雖然想要冷靜,可是葉錯的天龍血脈氣息,讓他無法冷靜下來。
  
  “這就是天龍血脈的氣息,果然就連我們都能感受到,天龍血脈對我們的血脈的威壓……”
  
  “嘿嘿,我也是運氣好,所以才能進化為天龍血脈!不過,老祖,我現在無法自如控制……”葉錯笑道。
  
  “葉錯,你這可不僅僅是運氣好!”
  
  敖虛打斷了葉錯的話,道:“剛剛島靈前輩,已經跟我說過了,你在登上真龍島之前,你的真龍血脈,就已經進化為天龍血脈!”
  
  敖虛的話,敖景并不意外,因為他已經知道,可是那三個龍族太上長老,卻是再一次震驚了,不禁又是目瞪口呆了一下。
  
  “什么?”
  
  “在登上真龍島前,葉錯你就是天龍血脈了?”
  
  “這怎么可能?葉錯,你怎么做到的?”
  
  “好了,你們三個,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葉錯,你們讓他怎么回答,讓他怎么把事情告訴我們?”敖景輕喝一聲道。
  
  接下來,葉錯便將進入真龍池后的事情,快速地說了一遍,當然比如自己天龍精血和……以及黑色小塔,這一些事情,他是隱瞞沒說的。
  
  葉錯說完了在真龍池空間內的事情之后,又過了一會,他就跟隨敖虛和敖景,離開了這一座大殿。
  
  “葉錯,你要不要一段時間,好好熟悉一下自身的情況?”
  
  剛離開大殿一會,敖虛一邊飛著,一邊對葉錯說道:“葉錯,你成為天龍的事情,是值得我們龍族舉族同慶的大喜事,你覺得什么時候合適?”
  
  “確實應該慶祝一番!”敖景也贊同道。
  
  “族長,老祖,我覺得,慶祝就不用了吧。”葉錯自然不想在龍族多耽擱時間,說道:“老祖,族長,島靈前輩有沒有說過,我中毒的事情?”
  
  敖虛道:“島靈前輩確實說過,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幽噬之毒的解藥,我們也會幫你打聽的……”
  
  “幽噬之毒的解藥,島靈前輩說了,在東泉界很難找到,所以我還是要盡早前往太古星辰,越早越好!”葉錯的語氣堅定。
  
  “這件事情,等一下我們再商量吧。”敖景道。
  
  ……
  
  敖虛行宮,其中一個議事大殿。
  
  敖虛拿著一塊半個手掌大小,像玉佩一般的碧綠色物件,從大殿外面“嗖”的一下飛了進來,在葉錯面前停下。
  
  然后,敖虛對葉錯道:“葉錯,既然你還無法自然控制自身的天龍威壓,那你先煉化了它,它可以掩蓋你的天龍血脈氣息,這樣一來就不會被察覺到了。”
  
  “多謝族長!”葉錯笑著接過,他知道自己的天龍血脈,對于普通的龍族來說,威壓確實太強,而自己暫時還無法自如地控制,這件寶物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
  
  然后,葉錯便滴血認主,不一會工夫,就將其煉化,然后他身上的天龍血脈氣息,就被掩蓋住了。
  
  又過了一會,葉錯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敖煜剛剛走到大殿門口,然后看到葉錯的時候,他的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這小子,他進入真龍池那么久,是今天才從真龍池中出來的?
  
  我怎么沒有收到消息?還有,族長讓我來這里,和他又有什么關系?難道,他將那件事情……”
  
  敖煜心中念頭電閃,有一絲擔憂,但也僅僅是一瞬間,他的臉色就恢復了正常,走入大殿中,看向敖景和敖虛,恭敬道:“見過老祖和族長!”
  
  “敖煜,你可知道,我們為何讓你來這里?”敖虛的語氣,帶著一絲冷意。
  
  “不知道,族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敖煜猜測的語氣說道。
  
  “你可還記得,在葉錯進入真龍池之前,你讓敖穹和葉錯切磋的那一件事情?”敖虛道。
  
  “敖穹和他切磋的事情?我記得,最后的結果是他贏了,而現在敖穹的傷勢還沒有好……”敖煜道。
  
  敖虛打斷敖煜的話,冷聲道:“敖煜,在切磋的時候,你讓敖穹對葉錯下毒,你可承認此事?”
  
  “敖煜,你可敢承認?”葉錯看著敖煜,冷哼了一聲道。
  
  “族長,老祖,我……”敖煜想要辯解,可是突然發現,敖穹被一個太上長老帶到了大殿外,他的聲音立即停住了。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