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重生之都市神帝 >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線索
轉眼間,兩個月就過去了。
  
  這兩個月的時間,葉錯一直都沒有離開過真流宗,而且大多數時間都是待在真流峰的洞府中修煉。
  
  兩個月的修煉,他的修為雖然仍是元嬰中期,但是卻也精進了一些,距離元嬰后期又更近了一些。
  
  可惜過去了兩個月,真流宗的人四處尋找、打探,卻依然沒有打聽到任何關于蘇雅等幾個女孩子的消息。
  
  而這段時間,黑魔宗的人也加大了搜尋的力度,而且不僅是黑魔宗,迫于黑魔宗的壓力,黑魔海其他的各方勢力,也不得不派人搜尋,想要找到樊飛華、谷宏和俞媚瑗他們。
  
  真流宗作為黑魔海第二強大的勢力,不可避免也收到了黑魔宗的要求,當然現在真流宗已經掌握在葉錯的手中,所以真流宗只是做個樣子,敷衍了事。
  
  不對,真流宗并不是敷衍了事,因為在葉錯的指揮之下,真流宗的人曾多次巧妙地給黑魔宗提供“線索”,指引“方向”。
  
  為了極品靈器,黑魔宗的人對任何線索都不可能錯過,得到真流宗提供的線索之后,立即派人前往……至于最后的結果嘛,黑魔宗的人當然是一無所獲的了。
  
  葉錯收到真流宗的人反饋回來的消息,心里卻是冷冷笑和偷著樂,而且黑魔宗在其他的地方搜索的人,同樣是毫無收獲,這對于他來說,倒還算是個好消息。
  
  但是,葉錯并沒有因此而放松警惕,他很清楚一件極品靈器的價值有多大,對于黑魔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為了找回極品靈器,黑魔宗是不可能那么容易放棄的,不說幾年或者十幾年,就是搜尋個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千年都是有可能的。
  
  “主人,黑魔宗的人來了!”
  
  這一天,正在修煉的葉錯,忽然睜開眼睛,因為收到了方良的傳訊,他的眉頭微微一皺,當即傳訊問道:“黑魔宗的人,怎么來了?”
  
  “主人,黑魔宗來的人是一個大乘期巔峰,他來的目的是,說是我們之前提供的線索不真實,他認為我們沒有用心辦事,所以要親自坐鎮真流宗,督促我們……”
  
  “懷疑線索不真實,親自坐鎮督促?”
  
  葉錯再次收到方良的傳訊,不禁微微愣了一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當然他并不是擔心自己會被黑魔宗的人發現。
  
  他嘆氣的原因是,原本他還想繼續給黑魔宗提供“線索”的,可是如今因為有了黑魔宗的人坐鎮指揮,他想要再戲耍黑魔宗的人,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算了!”
  
  葉錯思索了一會,嘀咕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再戲耍黑魔宗那些可憐的家伙了,若是讓黑魔宗的人發現蛛絲馬跡,那就適得其反了……”
  
  過了一會,葉錯又忽然想道:“雖然黑魔宗的人發現我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離開真流宗比較好!
  
  那樣一來,就算我最后還是不幸被黑魔宗的人查出來了,黑魔宗也不會發現我與真流宗的關系,真流宗則不會受到牽連,可以繼續為我做事……”
  
  于是,過了兩三個時辰,葉錯對方良他們吩咐了一番,做好了接下來一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段時間內的一系列安排之后,便悄然離開了真流宗。
  
  ……
  
  黑魔宗,某處。
  
  “恭喜前輩傷勢又有所恢復!”
  
  一個身著藍衣,頭發半黑半白的圓臉老者,看著面前那個身材略瘦的黑衣馬臉老者,臉上滿是恭敬之色,問道:“不知道前輩喚我前來,是否有什么重要的吩咐?”
  
  這個藍衣的圓臉老者,乃是黑魔宗的太上長老,同時也是黑魔宗的最強者雷墨山,他的修為已然是飛升中期。
  
  但是,在黑衣馬臉老者面前,他卻不得不恭敬,因為黑衣馬臉老者,乃是乾天大陸頂尖勢力真邪門的人,他的黑魔宗在真邪門面前,和螻蟻沒有什么區別。
  
  而且,黑衣馬臉老者本身是地仙期修為的強者,要滅掉他這個飛升中期的人,那簡直就是反掌一樣容易,他當然得恭恭敬敬的。
  
  黑衣馬臉老者臉上沒有笑容,看著雷墨山,問道:“我閉關之前,就讓你們加大力度搜索,如今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我要你們找的那個關小容,現在有消息了沒有?”
  
  雷墨山搖頭道:“回前輩的話,還是沒有那個小子的……”
  
  “我要你們打聽個人的行蹤,這么久還沒有半點消息,你們黑魔宗的人,到底都是在干什么,你們對我吩咐的事情,是在敷衍了事嗎?”
  
  黑衣馬臉老者打斷雷墨山的話,聲音中甚至還帶著些許怒意:“你曾口口聲聲向我保證,一定會找到他,現在都過去多久了?你卻跟我說,還是沒有找到!”
  
  “哼!你自己用推演之術推演,都沒有推演出關小容的半點信息來,我們已經派出那么多人去尋找了,可是找不到我們又有什么辦法……”
  
  這些話,雷墨山當然是在心里說的,他的臉上根本不敢表露出來絲毫,反而陪著笑臉道:“前輩息怒,我們怎么會對前輩敷衍了事,我們真的用心尋找了,可是那關小容躲藏得太深了……”
  
  黑衣馬臉老者臉色顯得很是不滿,重哼一聲,道:“我不想聽你的這些借口,我要的是我想要的結果!”
  
  雷墨山猶豫了一下,道:“前輩,雖然我們沒有找到關小容的行蹤,不過我們發現了一條線索,通過這一條線索,或許能夠找到關小容!”
  
  “什么線索?”
  
  黑衣馬臉老者瞪著眼,不悅道:“我希望,你不要胡亂編些東西出來騙我,否則……你知道欺騙我的代價!”
  
  “前輩,我怎么敢胡編亂造來騙你?”
  
  雷墨山連忙道:“是這樣的,前輩應該還記得,上次我請前輩你用推演之術,推演龔鳴山的事情……”
  
  黑衣馬臉老者怎么可能不記得,就是那一次推演,讓他遭受到推演之術的反噬,傷勢變得更重,否則的話,他的傷勢恢復狀況肯定比此刻好很多。
  
  想到那次遭受推演之術反噬的情形,黑衣馬臉老者現在仍然是心有余悸,對那恐怖存在的濃濃忌憚,又一次無法遏制地冒出來。
  
  同時,黑衣馬臉老者再聯想到剛才雷墨山的猶豫,自然而然就認為雷墨山說這話的目的,其實是想讓他再推演一次。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