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重生之都市神帝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站出來!
小÷說◎網】,♂小÷說◎網】,
  
  “沒問題。”韓霸冷笑了一聲,嘴角露出一絲嗜血的微笑,活動了一下脖子,發出一連串咔吧咔吧的聲音。
  
  張亞坤的心中,心花怒放,簡直要笑出聲來。
  
  “小坤子,帶你五爺爺我進去,今天咱們張家,要讓這群小商販開開眼!”張擎虎說著,大踏步的朝著慈善晚宴的大廳走了進去。
  
  帶著張五爺走到宴會廳的門口,正巧看到了王甜甜在留著眼淚,哀求顏菲雨:“菲菲姐,你就行行好,把那個葉少爺讓給我吧,就一次。等我和葉少爺好上了,我讓他以后也照顧照顧你。”
  
  顏菲雨微微一笑:“王甜甜,你現在異想天開的本事越來越讓人佩服了。不過我今天告訴你,你別打他的主意,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
  
  王甜甜道:“菲菲姐,這次真的不怪我,都是張亞坤那王八蛋,是他逼迫我的,是他要求我和你作對的。他說得不到你,就要毀了你,我勸你最好找個地方躲躲,那個王八蛋不是人,他心狠手辣——”
  
  王甜甜的話還沒說完,忽然間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
  
  她轉頭一看,正見到張亞坤鐵青著臉,怒視著自己。
  
  “張少……”王甜甜的聲音都在打顫。
  
  張亞坤怒道:“媽的,你這個臭婊|子,要什么老子給你什么,你他媽敢在背后罵我?”
  
  張亞坤說著,抓著王甜甜的頭發,直接拖到了自己的身邊。
  
  王甜甜驚恐的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張亞坤:“張少,我是被逼無賴的,是顏菲雨說,只要我罵你,她就原諒我。”
  
  “啪!”
  
  張亞坤一巴掌抽在了王甜甜的臉上,直打的她鼻子嘴巴都在流血,惡狠狠地道:“你他媽當老子是傻|逼啊?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賤人在想什么?你想巴結那個姓葉的是嗎?我他媽毀了你的臉,看你怎么巴結。”
  
  “不要啊!”王甜甜尖叫,驚恐的看著張亞坤。
  
  張亞坤原本心中,對王甜甜還有點情感,畢竟一起睡了那么多次,但是剛才王甜甜的話,讓張亞坤明白了,這就是個爛婊|子,只要有錢,誰都能滾上她的床。
  
  在背地里,這女人不知道還和多少男人睡過。
  
  張亞坤現在覺得,自己的頭上,綠油油的。
  
  他心中憤怒無比,抓起旁邊的一個花瓶,一下子砸在了王甜甜的臉上。
  
  嘩啦一聲,花瓶碎了一地,也劃傷了王甜甜的臉。
  
  王甜甜一張臉瞬間鮮血淋漓,直接被毀容了,以后再也沒有在娛樂圈立足的可能了。
  
  顏菲雨在一邊,看的于心不忍,但想起來兩個人的行為,也只能暗自說一句:活該,惡人自有惡人磨。
  
  張亞坤一花瓶砸倒了王甜甜,抬起頭,看向了一臉平淡的顏菲雨,道:“菲菲,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立即到我的身邊來。之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你跟著那個那人一起進來的事情,我也不理會。
  
  我現在是恩賜你,給你一個留住面子的機會,不然的話,等下我們進去了,可就沒有你再投靠的機會了。
  
  到時候,別怪我不給你面子。”
  
  顏菲雨目光一寒:“張亞坤,今天這里是什么場合,你不是不知道,這里的人,你都的得罪的起嗎?”
  
  張亞坤尚未回答,張家五爺冷笑了一聲,道:“不過是一群買東西的商人罷了,在古代,販夫走卒,最為下賤。真以為有錢就是人上人了?可笑!
  
  老子今天,就是要讓你們明白明白,下等人永遠是下等人,別以為時代變了,就能翻身。
  
  在上京,是龍你的給我盤著,是虎你的給我臥著!
  
  看看是你們的錢厲害,還是老子手中的子彈厲害。”
  
  張擎虎說著,掏出了一把槍。
  
  顏菲雨嚇了一跳,普通人哪里能見到槍,此時顏菲雨知道了,這是一伙惹不起的,她轉身就想往大廳之中跑。
  
  只要到了葉錯的身邊,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顏菲雨剛想轉身就跑,卻被張擎虎身后的韓霸,一把抓住了肩膀,直接提了起來,丟到了張亞坤的身邊。
  
  張亞坤冷冷地一笑,道:“現在你明白我的實力了嗎?”
  
  顏菲雨絲毫不懼:“張亞坤,我勸你別作死,剛才我身邊的那個男生,你可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以你們這個家族的實力,未必能夠接觸到那個層次的人,你要是真的知道了他的實力,你會直接跪下求饒。”
  
  顏菲雨的好心警告,沒得到張亞坤的重視,反倒讓張擎虎狂笑了一聲,道:“老夫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有這種手段,讓我張家下跪求饒!韓霸,給我砸進去!”
  
  “是!”韓霸走到了大廳的門口,也不推門,一拳轟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大廳厚重的實木門,被轟了個稀巴爛,大廳中的人都嚇了一跳,全都轉頭朝著外面看了過來。
  
  韓霸接近兩米的身高,巖石一般健壯的肌肉,腦門幾乎頂著門框,實在是太有威懾力了。
  
  “聽說這里有個龍騰的,姓葉的,叫什么名字?給我滾出來!”韓霸雙拳對碰,居然發出了金鐵交鳴聲。
  
  葉錯的名字,對于普通人來說,并不好記。
  
  所以張亞坤只記得姓葉,韓霸和張五爺,也不知道葉錯的真名。
  
  此時韓霸一喊,周圍的人都忍不住轉頭朝著葉錯看去。
  
  見到大廳之中沒人答話,韓霸一步步的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張擎虎和張亞坤。
  
  張亞坤還扯著顏菲雨的胳膊,幾乎是將她拖進來的。
  
  張擎虎看著大廳之中,所有人戰戰兢兢的表情,甚是滿意,雙手握著槍,大踏步的走進了大廳。
  
  在前面的韓霸,一邊走,一邊將周圍的桌椅踢的東倒西歪,大聲地道:“龍騰,姓葉的,給我滾出來!”
  
  喊了幾句,臺下一個瘦削的身影,慢慢的站了起來,淡淡地道:“你找我?”
  
  韓霸嘴角勾起一絲微笑,朝著這個人看去:“終于有個敢吭聲的了,你——”
  
  話還沒說完,他忽然間覺得,眼前的這個少年,看起來有幾分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見過。
  
  (.=)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