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重生之都市神帝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張五爺
小÷說◎網】,♂小÷說◎網】,
  
  沒人再在意張亞坤的表情和態度,言云林的態度,就是大家的態度。
  
  上京張家的名頭,的確是很可怕,但是這樣的家族,在上京這種丟個礦泉水瓶子就能砸到一兩個官員的地方,也沒什么可怕的。
  
  這樣的家族,在上京零零總總,也有個十來家。
  
  如果是風白言秦之中的白家,大家自然要畢恭畢敬,但是張家,還配不上和言家相提并論。
  
  所有的人都落座了,葉錯被言云林盛情邀請,坐到了自己的身邊。
  
  原本葉錯并不在意坐在哪里,但是他看出來了,言云林是真的很想和言邪和解。
  
  這是兩個人的家事,葉錯不打算摻和,但是也沒必要搞僵,因此也就沒有推辭,直接坐在了言云林的身邊。
  
  在現場的所有人的心中,這個位置是他們這輩子都夢寐以求的。
  
  但是言云林自己知道,自己能和葉錯坐在一起,才是自己的榮幸。
  
  風白言秦四大家族曾經是并列的,言云林肯定知道風不語的身份,知道他的地位。
  
  現在的這個葉錯,據說實力還在風不語之上,那么只要他想,他的地位會比風不語還高。
  
  到了言云林這個級別的,不可能不知道神榜是什么東西。
  
  所以在他的心中,就算言邪真的以后不回來接手言氏集團了,那也只是十分遺憾罷了,誰知道言邪以后的路在哪里呢?
  
  言云林越看剩下的三個不成器的兒子,就越覺得,一定要讓言邪這個兒子,過上自己想過的日子。
  
  張亞坤滿頭滿臉的奶油,沒有任何人理睬,活像一只被玩臟了,然后隨意丟棄掉的布娃娃。
  
  他心中憋屈無比,禮儀小姐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身邊,指著靠后幾排的一個空位,道:“張少爺,這是您的座位,請您落座。”
  
  “滾!”張亞坤不敢大聲吼,低沉的罵了一句,轉身就走。
  
  王甜甜的胳膊,被她直接甩開。
  
  “唉……”王甜甜苦逼了。
  
  她來這里,是陪著張亞坤來的,本身并沒有資格參加這次的晚宴,現在張亞坤一走,她也沒資格呆在這里了。
  
  可是她真的不舍得走啊,這里這么多的有錢人,要是能巴結上一個……
  
  王甜甜站在一邊,好半天之后,終于咬咬牙,擠出了幾滴淚水,走到了顏菲雨的面前:“菲菲姐……”
  
  顏菲雨皺了一下眉頭,看著假哭的王甜甜,笑著道:“呦,這不是甜甜姐嘛?好久不見啊,怎么哭了?誰欺負你了?”
  
  “菲菲姐,你要為我做主啊,張亞坤他說讓我來這里,給他撐面子。他說他想追你,但是你老是不理他,所以就拉我來氣氣你,想讓你吃醋,我這也是被逼無賴啊,你也知道,我們這種沒人氣的小明星,遇上世家公子哥,沒辦法反抗的,不像你這么紅,有權利說不。
  
  菲菲姐,咱們倆從小到大,一直是好姐妹對不對?你還記得嗎?你剛入行的時候,我還給你買過桃子吃呢。”
  
  “記得啊。”顏菲雨微笑道,“我還記得那桃子里有一條蟲子,你逼著我一定要把蟲子吃下去,我不吃,你就聯合其他的幾個姐妹一起打我,抓著我的頭發往墻上撞。我怎么會不記得?我一直都記得的,只是以前心軟,你一哭我就只好假裝忘了,你不會以為我真忘了吧?”
  
  王甜甜面色一寒,隨即眼淚更多:“菲菲姐,那些都是陳年往事了,我那時候還小,不懂事而已啊;今天這件事完全不怪我,都怪張亞坤,你就再幫我一次。”
  
  顏菲雨冷笑:“你要我怎么幫你?”
  
  “你看你身邊的這位葉少爺這么年輕有為,你在他身邊,顯得也不般配,我的氣質比你要好很多,和他正好是天生的一對;你就把他讓給我,讓我坐在他身邊吧。”王甜甜笑瞇瞇地道。
  
  ……
  
  另一邊,張亞坤出了晚宴大廳,走到了衛生間,洗干凈了滿頭滿臉的奶油,憤怒的將一個垃圾桶砸了個稀巴爛。
  
  “小坤子,誰惹你生氣了,和你五爺爺說,看老夫怎么收拾他。”一個雖然蒼老,但卻帶著一絲硬氣的聲音,傳進了張亞坤的耳朵之中。
  
  張亞坤轉頭一看,看到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
  
  這老頭雖然已經五六十了,但是精神矍鑠,全身的皮膚黝黑緊繃,一看就是經常練武之人。
  
  “五爺爺!”張亞坤欣喜若狂。
  
  張家的五爺爺,是軍隊中的一位大佬,也是張家級別最高的人物,張家的頂梁柱。
  
  張家五爺平時都不在上京,不知道今天為什么正巧回來了。
  
  五爺爺終生在軍隊中,沒有子嗣,張亞坤就是張家他最寵愛的兒孩子。
  
  此時張亞坤看到了五爺爺,忽然間鼻子一酸,滿腔的委屈都有了傾訴的地方:“五爺爺……”
  
  他帶著哭腔,將剛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至于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情況,那就肯定值得商榷了。
  
  反正五爺爺聽了之后,大怒道:“哈哈哈,現在連幾個做生意的小商販,都能欺負到我們上京張家的頭上了?真實可笑。
  
  到底是我張擒虎老了,還是現在的年輕人太狂了?”
  
  張擎虎的身后,一個塊頭足足有一米九五的大個子,手臂粗壯的如同電線桿,兩只鐵拳對碰了一下,道:“五爺,不是您老了,是現在的年輕人飄了。等會進去收拾收拾,給他們松松骨頭,他們就知道這上京,到底誰能惹誰不能惹了。”
  
  這人說完,猛地往前跨出一步,一腳落在地面上,大理石的地面直接出現了一個完完整整的腳印,像是用刀雕刻上去的一樣。
  
  塌陷下去的腳印很清晰,周圍的石塊并沒有碎裂。
  
  張亞坤的眼前一亮:這是真正的內家功夫啊!
  
  張五爺聽了這大漢的話,點點頭:“不錯,韓霸,等下進去,你就先收拾一下那個龍騰的叫什么來著的小子,給言云林一個下馬威看看。讓他再選擇一次,看看到底是惹我們張家,還是惹那個小子。”
  
  (.=)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