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重生之都市神帝 > 第十一章 醫院風波

  葉錯背著大半藥簍的草藥,朝著云海市中心醫院走去。他知道市中心醫院的中醫科,是會收購藥農們在山上采的草藥的,因為野生的草藥普遍的比人工種植的藥效要好。
  葉錯現在需要錢,所以準備去販賣一點藥材。而且他運氣比較逆天,在云霧山上,竟然挖到了一棵野生的黃精。
  可能很多人現實中不光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黃精是什么。更多的是聽說人參、何首烏、靈芝之類的珍貴藥材。
  但其實這種不起眼的草藥,卻是十分珍貴的藥材,藥用價值極高,價格也比這三種藥材貴的多,有“一兩黃精一兩金”的說法,上了年份的黃精,更是具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可遇而不可求。
  葉錯這一次挖到的黃精,看起來最起碼是五十年以上的,假如這一次能夠順利的賣出去的,他的那五千塊錢的保證金算是有著落。
  云海市是全國的經濟中心,市中心醫院自然也是全國有名的頂級醫院,無論什么時候,總是人滿為患。
  不過既然是大醫院,里面的醫務人員自然也有一種優越感。
  看著穿的土里土氣,背著藥簍的葉錯,中醫科室的一個胖子斜著眼,鼻子里哼出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賣藥材?知道規矩嗎?”說完伸手在葉錯面前,做了一個數錢的動作。
  葉錯一愣,道:“什么規矩?”
  胖子臉色一變:“不懂規矩你賣什么藥材啊?這么傻,你自己的藥自己留著吃吧。”
  葉錯心中怒氣漸漸升起,大約也明白了,這個胖子是在索要回扣。心中忍不住有些生氣:現在的藥農,賺的都是辛苦錢,好不容易冒著生命危險挖點藥,還要被這幫肥頭大耳的人克扣一大筆。
  現在的醫院,已經成為一個死要錢的地方。普通人無償獻血,醫院高價賣血;老百姓有大病小病,從來不敢進醫院,因為不進醫院說不定還能挺過來,進了醫院,醫院非得把你血吸干,還讓你欠一大筆外債。
  死在醫院里的人,比死在殺手手上的人要多得多,這世界有時候就這么奇怪。
  葉錯冷聲道:“我不懂規矩,就是來賣點藥,你要是不收,讓你們科室的負責人出來吧。”
  胖子大大咧咧地道:“我就是這個科室的負責人,你想賣藥是吧。先在這等著吧,會有人來收你的藥材的,我這么忙,哪有時間管你這點破藥材啊?”
  說完胖子就要往外走。
  葉錯淡淡道:“需要我等多久?”
  胖子冷哼了一聲,鄙夷地道:“你要是等不及,你別賣啊,拿回去自己吃,真是有病!最看不起你們這些窮鄉巴佬,就知道在土里刨東西,國家的藥材都讓你們偷賣了。你們這種人就應該算是犯罪,個個都給你抓到牢里,按偷竊國家財產罪判個三五年!”
  葉錯微微瞇了一下眼睛,掩蓋住了眼神中的鋒芒。十年的殺手生涯,讓他聚集了一身濃烈的殺氣。
  那胖子本來指著葉錯罵,忽然間被葉錯的眼神嚇了一跳,登時驚恐的后退了幾步。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大腦中,忽然間出現一個慘烈如戰場一般的畫面,無數的尸山血海之中,一個面色冰冷的少年站立其中,他的手中有把飛刀,眼神更鋒利的像一把飛刀。
  胖子額頭出了一片冷汗,再看向葉錯的時候,卻又發現他身上那種氣質不見了,變得沉穩而又內斂。
  葉錯因為死過一次,所以倍加珍惜現在,不愿意事事都靠拳頭。
  只會使用暴力的,那是莽夫。真正的男人,遇事沉穩,懂得機變,不依賴暴力,也不懼怕暴力。
  胖子感到有點丟面子,朝葉錯冷哼了一聲,卻不敢再說什么,離開了科室。
  葉錯閑著無聊,左右環顧了幾下,房間角落的一個銅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這銅人和正常人的體型差不多大小,身上滿是密密麻麻的小孔,都是針頭大小,旁邊還有蠅頭小字,標注了那些小孔的名稱,原來是人體的所有穴位。
  這是中醫所用的針灸銅人,既是針灸教學的教具,又是考核針灸醫生的模型。考試時在銅人體表涂蠟,體內注入水銀,令被試者取穴進針,如果取穴部位準確,則針進而水銀出。如取穴有誤,則針不能入。
  不過吸引葉錯的目光的,并不是銅人,而是銅人腰間的幾處穴位上,插著的幾根銀針。
  這幾根針扎在了腰腹間的帶脈穴、五樞穴、維道穴上,這幾個穴道,屬于奇經八脈中的帶脈。
  人體的經脈系統,其實也并不完全相同,主要分為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兩個系統。
  十二正經是人體的主要樞紐,溝通五臟六腑和四肢,以及頭部,如同一個網絡遍布全身。基本上人生病了,主要醫治都是從十二正經入手。
  而奇經八脈則和十二正經區別存在,這八道脈絡,既不直屬臟腑,又無表里配合關系,“別道奇行”,故稱“奇經”。
  奇經八脈中最著名的兩脈,是任脈和督脈,也就是武俠小說上常說的任督二脈。
  其實整個奇經八脈的系統,便是華夏古武的支撐體系,因為不相通,所以真氣難以運行。武者打通脈絡聯系,讓真氣運行體內,才能有武學上的進步。
  葉錯前一世也是古武修行者,所以知道很多。這銅人上的幾根銀針扎的是帶脈。帶脈的穴位環繞在人體的腰腹間,連起來就像一條腰帶,所以稱為帶脈。
  這一套脈絡,平時治病的時候是用不到的,除非那人是修煉古武出了問題。葉錯心中無比好奇,難道這市中心醫院之中,竟然還有古武高手?
  不過人體的穴位,有許多被稱為死穴,是不能碰的。奇經八脈中這樣的穴位更多,而這幾根銀針,其中正好有一根,落在這樣的一個穴位上。
  葉錯忍不住皺眉,這個穴位在背部脊椎上,屬于人體樞紐的一個穴位。在這個穴道上下針,的確短時間內,用外力溝通了任脈和督脈之間的聯系,可以讓人在武道上更進一步。
  不過,在聯通經脈的同時,真氣的運行也對經脈產生巨大的考驗,就像洪水沖擊河堤一樣,假如河堤不堅固的話,洪水就會沖垮河堤。
  銅人上的這幾根針,假如真的是用來治病的話,只怕被醫治的人,身體再強悍,也挺不過一個星期,就會因為內臟衰竭而死。
  葉錯一眼看出了其中的錯誤,忍不住搖頭,庸醫誤人,這樣治病,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他伸手將其中的一根針拔出,隨手插在了另一個穴道上。
  先前那胖子此時正好進來,看見葉錯在動那個銅人,立即發了瘋似得一下撲上來:“哎哎哎,你干什么呢?這是你碰的東西嗎?你這個下等人,有人生沒人教的東西,你知道這是誰的東西嗎?亂碰,我告訴你,碰壞了把你全家都******買到妓院去,也賠不起!”
  葉錯心中一陣怒火。重活一世,對他來說最重要的莫過于家人,葉錯可以允許別人對自己的挑釁,但卻絕對不會允許別人對他家人的侮辱。
  家人就是葉錯的逆鱗,一旦有人敢冒犯,葉錯絕對會讓他后悔。
  “看什么看!我不弄死你就算你胖爺我今天心懷慈悲了,趕緊滾!你這種窮逼下賤鬼,站在這里都臟了這里的地方。”胖子一指門外,“真不知道你爹媽是死得早了,還是他們也沒教養,自家孩子這么手腳不干凈,不知道關在家里,還放出來禍害別人,你們這種下等人真他媽素質低下。”
  葉錯眼中殺機一閃,走上前拍了拍那胖子的肩膀,道:“你好自為之。”
  “滾!”胖子連忙拍了拍自己衣服被葉錯拍過的地方,仿佛衣服被弄臟了。
  葉錯冷冷一笑,轉頭走出房門。
  胖子還在罵罵咧咧,完全沒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微微一痛,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臭小子,找死啊你?下等人臟手亂摸,渾身都是骯臟的東西,等會我還要去消毒。你趕緊給我滾,不然我喊保安抓你,送你去公安局備案,讓你一輩子洗脫不了當小偷的嫌疑,下半輩子在牢里呆著吃牢飯吧。”
  葉錯冷冷一笑,提著自己的藥簍就走。
  他剛才順手一根銀針刺在胖子脖子上的風池穴上,風池穴是人體三十六大死穴之一,被刺中之后,并不會立即死去,而是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每到下雨的時候,就全身骨頭和五臟六腑奇癢無比,無論怎么用手抓都不能緩解,如同被無數的螞蟻啃咬,最后將自己全身的皮肉抓破,忍受常人根本無法忍受的痛苦。
  胖子看著葉錯走了,才冷哼一聲,像是對待命根子一樣,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銅人,確定沒事,才松了一口氣。
  這時候,可是外面響起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胖子立即大怒:“媽的,小雜碎,不是讓你滾了嗎?怎么又回來了?當你胖爺好說話是吧?”
  “孫主任肝火不小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胖子名叫孫大富,正是中醫科室的主任,但是聽到這句話,卻猛然間渾身一抖,臉上的兇神惡煞立即換成了一臉的媚笑。
  “云老,是您啊?哎呦,真是一場誤會。剛才有個沒教養的小雜毛,在這里面瞎胡鬧,不過云老您放心,您的銅人我奮力的保護下來了,絕對沒有讓那小子碰到。”孫大富一張肥臉努力的擠出惡心的笑容,一臉的油膩,那諂媚的樣子,幸虧人類沒有尾巴,不然絕對和狗分不出兩樣。
  眼前的云老,本名云野鶴,看起來干干瘦瘦的毫不起眼,土土的山羊胡老花鏡,活像個農村小老頭,但若是華夏醫學界的頂級專家聚集于此,卻全都要喊他一聲前輩了。
  云野鶴是全國最有名望的中醫世家的掌門人,門徒遍天下。他并是不市中心醫院的醫生,此次不過是因邀請,來市中心醫院為一位在全國都能算得上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治病。所以孫大富也是對其百般的討好。
  云野鶴聽到孫大富的話,臉上依舊是風輕云淡,隨意的瞟了一眼銅人。
  但是仔細的看了兩眼之后,云野鶴忽然間雙眼放出一陣精光,一把抓住孫大富:“這根針,是誰挪動的?”
  孫大富心中咯噔一下,將葉錯罵了幾百遍,連忙擺手洗脫自己的干系:“不是我啊云老,跟我沒關系!一定是剛才那小子,就他一個人進來過,肯定是他。我早看出來他不是好東西了,一定是他!”
  云野鶴臉上一喜:“你還記得他長什么樣子嗎?可以找到他嗎?”
  孫大富連忙點頭。這次云野鶴來,治療的可是個大人物,而且據說因為病因太奇特,一直進展不大,假如沒治好,事故攤到自己的頭上,把自己的小命要了也賠不起啊,還好有剛才那個小子可以背鍋。
  孫大富連忙拍胸脯:“跑不了他!這手腳不干凈的小雜種,監控都拍下來了,他跑不掉的!”
  “那快去把他請回來!”云野鶴連忙道。
  “好咧,云老,我辦事您放心,這小子,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孫大富顯然沒聽見云老用的是請這個字,挽著袖子,出了中醫科室,立即喊上十幾個男醫生和保安,“弟兄們,抄家伙,有個小雜碎敢偷云老的東西,走,跟我去把他抓回來!”
  而此時,葉錯正背著藥簍,晃晃悠悠的走向醫院的大門口。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