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仙途重啟 > 第十三章 成功救人

第十三章 成功救人


  五通老祖吃了大虧,這次他是真發了狠,一定要跟我拼命不可,于是他怒吼一聲,張開大嘴,一股妖風帶著一陣腥氣對著我刮了過來。
  妖風卷起了水庫邊上不少的沙子,打在我的身上生疼,我捂住嘴,但是已經有些遲了,一聞到這股腥氣我就已經頭昏腦脹的了。
  我身形踉蹌著往后退,卻又是這龜甲救了我一次,一陣暖流在我的腦袋里游走一圈,我登時清醒了過來。
  蛤蟆為五毒之一,身上自然有毒,我剛清醒過來就看見一股毒水像我噴過來,此時我已經清醒,于是盡力往旁邊撲了過去。
  星星點點的毒水水滴落在了我的衣服上,頓時冒起了一點白煙,再看我的衣服已經破出了一個個圓洞,還好沒真的落在了我的皮膚上。
  再看旁邊的土地,竟然已經被這毒水腐蝕出了一個大坑,嘶嘶聲不絕于耳。
  還好我閃的快,我的腦門上頓時冒出了冷汗。
  老蛤蟆此時雙腿以斷,血液不斷的流出,看上去已經萎靡不已。
  看來他是沒想到我能躲開這一擊,一張蛤蟆臉竟然做出了一副人性化的驚訝表情。
  看他還要說什么,大概是想求饒之類的,我不想放過這做下無數傷天害理之事的惡妖,于是我也不管這些,只是把手一指,通天劍氣再次向老蛤蟆劈了過去。
  老蛤蟆看起來憤怒無比,也的確,我下手毫不留情,還不接受和解,********就是想要他的命,和從前見過的幾個道門高士完全不同。
  我下手很辣,老蛤蟆也只能使用自己壓箱底的絕招了。
  五通老祖腹中鼓動不已,顯然是要放大招了,竟然是一顆虛幻的丹丸狀的金色圓球。
  ‘金丹?’不對,完全沒有金丹應當有的威壓,這要是金丹,我肯定有多遠跑多遠,但明明這五通老祖連化形都做不到,怎么可能有金丹的修為呢?
  跑還是不跑?五通老祖腿都沒了,我要是跑的話他肯定是追不上的,但是這妖怪傷人害人性命無數,就這么放過他我實在是不甘心。
  身為截教中人,怎么能被這虛幻之物嚇倒?于是我下了狠心,打,必須接著打,絕對不放過他。
  通天劍氣略一停頓,然后繼續向前刺向了前面的金色圓球。
  白氣的前端一碰上那金色圓球,我以為還會向從前一樣無往不利,直接把那圓球一分兩半。
  但事實卻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兩相一接觸,那圓球好像是收了什么刺激一般,原本黯淡的光芒突然大盛了起來,一股濃重的威壓突然出現,離著我還有挺遠,卻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出道以來總共管了三次邪門兒的事兒,一次比一次危險,這種威壓連老莫都比不上,我則是差的更遠,如果古書中說的沒錯,這應當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金丹了。
  三息,我就只堅持了三息的時間,之后我的通天劍氣就在金丹的威壓下片片碎裂,劍氣一碎,我的肺腑就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一口鮮血沒壓住就吐了出來。
  我再也站不住,身體直接倒了下來,我躺在地上,看著那酷似金丹的東西慢悠悠的向我打過來,心里一片絕望。
  ‘難道我就這么死了么?一切就這么結束了?不行,絕對不行。’生死一瞬間之際,我的求生意志前所未有的濃烈,我從沒像現在一樣渴望活著,感受生命的美好。
  興許是我求生的意志感動了上蒼或者是祖師爺,前方碎裂的通天劍氣慢慢的聚攏到了一起,并且一點點的凝練起來,從原來的手指般粗細長短變成了一條白線。
  通天劍氣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我苦修了十余年,這兩年這通天劍氣絲毫不得寸進,但是沒想到需要破而后立,在生死之間才能突破,誰能下得了狠心,把修煉了十多年的功夫就這么打散了。
  五通老祖御使那金色圓球頗為費力,圓球打過來的速度慢悠悠的,但是我的通天劍氣則不同,劍氣重組完畢之后,飛騰速度更快了,剎那間就到了五通老祖的面前。
  沒理會五通老祖滿臉惡毒的表情,劍氣徑直將五通老祖的蛤蟆腦袋砍了下來,鮮血頓時噴出老高。
  五通老祖一死,打過來的金色圓球也掉了下來,金色圓球的大部分都化成了金色的光點消失不見,落在地上的只剩下兩塊黑乎乎的碎片。
  通天劍氣上斬肉身下斬元神,通天劍氣過處,五通老祖的元神也慢慢的碎裂,化為點點金光消失不見,回饋了天地。
  但是五通老祖到底是修行多年,他的一絲元神竟然還留了下來,“小子,你給我等著,到時候有人來收拾你。”
  話說完,五通老祖的一點元神飛向遠處,我的通天劍氣雖然突破了境界,但是身上的傷卻好不了。
  我無力再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五通老祖的元神消失不見。
  這下子是留下了禍根,但是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以后遇事多加小心,防止五通老祖找到機會偷襲暗算我。
  我艱難的走了幾步把剛才金色圓球消散之后留下的兩塊黑不溜秋的碎片拿到手才算安心,之后我就又倒在了地上,混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卻還是在江邊,身旁是袁磊他們幾個人,原來這幾個人沒有走遠,聽我與五通老祖斗法的方向沒了聲音之后就悄悄的回來探看。
  他們本想送我去醫院,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敢移動我,估計是怕到了醫院沒辦法解釋,不過這也還好,那邊還躺著一只死蛤蟆呢。
  “扶我起來。”我有氣無力的說。
  幾個人陪我到了江邊,我讓他們幾個把五通老祖的腦袋,身子,腿兒,聚攏到一塊,用真火一把火全都燒了,真火燒灼的時候,一股股怪味,還有一陣陣的黑煙涌出,過了好一會才全都燒干凈。
  給五通老祖來了個火葬之后,還有別的事兒正等著我,那就是江彩衣還沒還魂呢。
  我從袁磊那拿來了封著江彩衣魂魄的符紙,施法把江彩衣的魂魄放入了她的肉身之中,不過片刻,江彩衣便叮嚀一聲醒了過來。
  雖然江彩衣已經醒了,但是她對自己魂魄出竅之后發生的一切都記得清清楚楚,因為她是硬生生讓那個水鬼擠出身體的,所以完全不同于人剛死之后鬼魂的懵懵懂懂,不明白情況,有些新死之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正因為如此,本來一個好好的風華正茂的女生,遇上了這種事兒,見識了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見識不到的東西,還差點讓只蛤蟆給捉去當了老婆,,恐怕今后是不能當正常人了,這不,剛醒過來就撲倒王悅的懷里痛苦去了。
  過了好久,江彩衣才平靜下來,眼圈都哭紅了,她看了我一眼,臉都紅了,然后跑到了王悅她們的身后。
  江彩衣也救回來了,此行所有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于是眾人拿來些沙土蓋住了那團焦黑的痕跡,然后上車回到了市內。
  這次的事情就這么了結了,雖然還有個尾巴沒能去掉,但是大部分還是完美的,我還從五通老祖手中得到了一枚稀有的避水珠還有兩塊不知道是什么的碎片,而且從老楊頭手中得到的龜甲更是迷霧重重,這東西不懼水火,實在是個難得的寶貝,我就是找不到使用的方法,如果能找到,那對我的實力肯定就會大有提高。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