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571章 隊長你玩陰的!

第571章 隊長你玩陰的!

莊嚴從體檢科的3號室走出來,隔著幾米外,看到了蘇卉開正朝外走的背影。
  
  “老蘇!老蘇!”
  
  莊嚴追上去,扯住后者。
  
  蘇卉開哈欠連天道:“啥事?”
  
  莊嚴說:“你沒覺得有啥不對勁嗎?”
  
  “有什么不對勁?”蘇卉開不以為然道:“走走走,到外面看看去,問問開飯沒有,我都快餓成照片了。”
  
  “不是……”莊嚴又拉住他:“你填表了?”
  
  “填了,誰沒填?不就是填個表嘛!來醫院填表不是正常的?”蘇卉開一邊說,一邊往外走。
  
  莊嚴亦步亦趨跟上他,說:“你不覺得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蘇卉開不以為然。
  
  莊嚴道:“你在地方醫院見過這種表格?門診手冊也不是這樣的好吧!”
  
  蘇卉開停住腳步,撓著頭想了想。
  
  也許是太餓了,也許是太累。
  
  想了一下,煩躁道:“管他個鳥!我說,莊嚴你能不能別疑神疑鬼?這都什么時候了,你怕不是這兩天訓練訓得有些神經質了吧?待會兒,吃完飯找個地方隨便睡下,醒了保準你一切疑問都沒了。”
  
  莊嚴還想將自己的疑惑繼續說出來,但是蘇卉開顯然已經不想再聽。
  
  倆人離開體檢科,剛出走廊盡頭的大門,忽然聽見樓下在吹緊急集合的哨聲。
  
  然后是韓自詡拿著手持喇叭在喊:“獵人分隊的,都下來草坪上集合!給你們兩分鐘的時間!”
  
  莊嚴本來還想找嚴肅或者張圯怡等其他同班的隊友,和他們討論一下心底的疑團。
  
  可是走廊上空空的,很顯然,自己進去以后,其他人也進了不同的科室。
  
  這就有問題了!
  
  體檢沒這么體檢的!
  
  “這時候還集合?”蘇卉開眉頭一皺,似乎也覺得有些意外。
  
  莊嚴苦笑道:“走吧,下去吧。但愿大家沒被韓閻王套路了。”
  
  蘇卉開嗅出有些不同尋常了,這下子,他也沒再提吃飯的事,趕緊問:“莊嚴你是不是看出點什么問題來了?”
  
  莊嚴知道這會兒說什么都遲了。
  
  于是苦笑搖頭:“行了,我說什么都沒用了,下去集合吧,如果我沒猜錯,很快會公布謎底的。”
  
  這次,輪到蘇卉開追著莊嚴不停詢問:“你倒是說啊,到底哪不對?你不說,我這心就懸著,不好受!沒你莊嚴這樣吊胃口的!”
  
  莊嚴只好停下腳步,看著蘇卉開沒好氣道:“老大!”
  
  他舉起手指戳著自己的太陽穴位置。
  
  “你難道就不用腦子想想?一個縣醫院,填個門診手冊和體檢表要填部隊番號要填寫軍銜的?寫個名字年齡已經不錯了好吧!你小子從前就沒去過醫院嗎?”
  
  蘇卉開搖頭:“這個……還真的沒去過,小時候身體好,不用進醫院,感冒發燒我媽直接給我喝姜湯捂被子發汗,第二天就好;長大了打拳,傷了都是找老中醫看跌打,不用掛號……”
  
  莊嚴傻眼了。
  
  這……
  
  跟這頭大公牛說個屁啊!
  
  說不通呢!
  
  “我服了你!”
  
  除了這一句,莊嚴是真想不到什么要和蘇卉開說的了。
  
  現在,只能希望自己只是多心了。
  
  但,八成不是……
  
  很快,“獵人”分隊的兵都從不同的科室里出來,跑到了樓下。
  
  莊嚴站在草坪上,冷冷看著這一切,更肯定了自己的猜疑。
  
  一個縣醫院的體檢科,居然同時能容納二十個人分開體檢……
  
  想想都覺得是個破綻。
  
  隊伍集合好后,韓自詡在隊伍前顯得頗為得意。
  
  至少剛才在守林人小屋的院子里被大隊長張輝罵得狗血淋頭的模樣已經不見了。
  
  卻而代之的又是那種自信到極致的傲氣。
  
  “你們啊……”
  
  他背著手,左右踱了幾步,停下步子,掃了一眼眾人。
  
  “蠢!”
  
  他用一個字,對所有人下了定論。
  
  忽然,韓自詡抬起頭,目光投向了醫院只有三層高的門診大樓。
  
  有人忍不住回頭看,看到了章志昂從樓里出來,手里拿著一疊紙。
  
  來到韓自詡面前,將那疊紙交給對方,自己走到一邊。
  
  韓自詡拿著那疊紙,翻了翻,轉頭問章志昂:“都齊了?”
  
  “都齊了。”章志昂點點頭。
  
  莊嚴認得,那些紙全是之前填寫的表格。
  
  完了……
  
  韓自詡舉起那疊紙:“很好啊,都填了,一個不落空。這要是真當了俘虜,怕是情報就這么沒了,72小時,你們才熬過了35個小時,這里面還包括了在醫院的兩個小時。真是‘優秀’的特種兵,你們也好意思覺得自己配叫這個名字……”
  
  他拿起第一張紙,大聲宣讀:“許志鵬,年齡:20,軍銜:上等兵,隸屬部隊:g軍區‘紅箭’特種作戰大隊,監護人……”
  
  他抬起頭,盯著隊伍里的許志鵬,說:“你連我都寫上去了?”
  
  許志鵬苦笑道:“這不……要我填這個,我只能填隊長你了,我戶口都遷出來落在部隊里了,填沒毛病……”
  
  韓自詡忽然笑了,說:“許志鵬啊許志鵬,你可真是個人才啊……”
  
  忽然,笑容消失了。
  
  “除了兩個中途熬不住退場送院的,剩下的18個人里不管有意無意的,一個不落全部成了叛徒。你們出賣自己的身份和情報,等于出賣了自己所在部隊的部署,很好,很好!”
  
  “報告隊長!”蘇卉開立正了。
  
  “說,我也想聽你們說說。”韓自詡一揮手,“為自己的愚蠢做一次辯解吧!”
  
  蘇卉開說:“我不服!”
  
  韓自詡問:“不服什么?”
  
  蘇卉開說:“隊長你玩陰的!我們對抗審訊扛下來了,你和地方醫院還有大隊長一起串通了陰我們!我們不是蠢,我們是單純!”
  
  韓自詡說:“蘇卉開,玩陰的怎么了?誰告訴你不準玩陰的了?你上了戰場,跟敵人回合制?你捅我一刀,我敲你一棒?不跟你玩陰,我跟你有親?什么是反審訊,什么是審訊?概念你弄懂了嗎?能得到情報的手段就是好手段,沒有什么陰不陰的!你們不是蠢?單純?在戰場上,對待敵人單純比蠢更可怕!”
  
  看著數,壓力驟減!看來我還是熬過考驗的真男人呢!
  
  Ps:友情推書時間喜歡體育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作者豬頭七的《教父的榮耀》,記者:您擁有超凡的美麗。方覺:不不不,我只是平平無奇的教練罷了。世上最強教父誕生記。
  手機站: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