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510章 中士羅平安

第510章 中士羅平安

韓自詡說莊嚴是天生的狙擊手,這一點沒錯,莊嚴雖然剛到部隊的時候有些混不吝,但卻天生有著敏銳的觀察力。
  
  無論是在之前的老迷糊,還是屢次考軍校名落孫山最后時來運轉的老七羅小明,他們內心的情緒發生變化的時候,莊嚴都能第一時間感覺出來。
  
  這一次,莊嚴的第六感依舊沒錯。
  
  羅平安最近很心煩。
  
  作為一個特種部隊的老兵,羅平安曾經鐵了心要在部隊里干下去。
  
  他愛這個部隊。
  
  這里的人,這里的環境,這里的戰友,這里的上級,像面冷心熱的韓自詡,看似粗魯實則古道熱腸的營長鐘敬德,威嚴又不失和藹的大隊長張輝。
  
  羅平安是從軍區新兵預備隊里挑選進“紅箭”大隊里服役的,這第三年兵當得紅紅火火,連續兩年優秀士兵,參加過兩次全軍特種兵比武,拿過兩次比武獎章,特種射擊、狙擊還有捕俘成績在整個特種大隊里顯得尤為突出。
  
  他是羅平安從九連挖過來的人材。
  
  獵人分隊建立之初,韓自詡需要找兩個班長,因為總不能一個分隊里都是隊長副隊長,必須要有熟練的老兵擔任班長職務負責日常訓練。
  
  班長是軍中之母,又是軍管助手,少了優秀的老兵,韓自詡即便三頭六臂都干不成事。
  
  其實在“紅箭”大隊里,沒有任何一個營連長愿意將自己手下的尖子讓給韓自詡。
  
  訓練尖子在哪個連隊都是寶貴的財富,是連隊干部的寶貝疙瘩。
  
  每一個尖子培養都不容易,尤其是在特種作戰部隊里,能成為尖子的更是萬里挑一,沒人愿意將這些能為自己的連隊帶來榮譽的士兵拱手相讓。
  
  羅平安和閆冠軍都是韓自詡跑到大隊長張輝那里死纏爛磨,就差沒親自動手給張輝擦皮鞋了,這才將兩個優秀的班長挖到了自己的隊里。
  
  為這事,韓自詡被三營長鐘敬德甩了好幾天的白眼。
  
  按照隊里的意思,羅平安第三年了,遇上軍改,本來很大可能性會被退伍,因為這是大勢所趨,并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事情。
  
  莊嚴之前所在的1師就是如此,改編加上軍改,命令下達的一瞬間,無數的士兵的命運都改變了。
  
  不過基于人才難得的原因,大隊向軍區里打了報告,申請一批特殊照顧的名額,所以這才留下了大隊里像羅平安一樣的一批老兵。
  
  畢竟是特種部隊,和一般的部隊性質不同,在人才選用上有著更多的特殊照顧,自由度也大不少。
  
  羅平安本以為自己的人生會像自己設想的那樣走下去,當兵,提干,即便提不了干,也可以當個志愿兵,可是突然軍改,志愿兵現在取消了,沒有了。
  
  在軍改前,羅平安有過一段情緒低落的日子。
  
  他出生于西南某省的一個小山村里,是個少數民族村寨,那里世世代代都很封閉,很有些與世隔絕的意思。
  
  在革命時期,這里的村民曾經給過長征路過的紅軍不少幫助,留下了不少的美談。
  
  那里山清水秀,雖然生活清貧,可是無憂無慮,倒是沒有城市中生活的人那么多壓力。
  
  所以沒人愿意離開那里,情愿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養妻活兒,直至終老。
  
  偏偏羅平安有著一顆不安分的心,總想看看山外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
  
  當兵,提干,做個職業軍人。
  
  這是羅平安走出大山的最好途徑,也是他最喜歡的一條路。
  
  突然夢碎,難免心情低落。
  
  營長鐘敬德找到他說:“不是還有士官嗎?就算你羅平安不在我營里當班長,我這個營長也要替你申請士官名額?!你放心,你當不上士官,我這個營長也不當了!狗日的!咱們部隊就不需要人材了?把最好的班長都退了,我找誰帶兵去!?”
  
  一番帶著粗口的話,說得羅平安心潮澎湃眼眶發熱。
  
  隊長韓自詡雖然不像鐘敬德那樣把話說得豪氣沖天,但是卻默默地在做事。
  
  找軍區里自己的同學,找老首長,找這個,找那個……
  
  一向不喜歡拉關系走后門的大隊長張輝連自己的職務升遷都不管不理,寧可留在“紅箭”大隊的張輝,這回也硬著頭皮親自出馬,為羅平安這一批老兵掏腰包請人吃飯。
  
  人家軍區里的人冷眼對張輝說了,這是政策,這是軍改,又不是你們“紅箭”大隊一家這樣,整個大區,涉及軍改的士兵以十萬作為單位計算,你們才這點兒人,就急了?要人人都像你們這樣,每天軍區里的部門不都擠滿人了?
  
  張輝陪著笑,說話不能這么說,我們是軍區唯一一支正兒八經的特種部隊,要說打仗,咱們可就是刀尖上那最尖的刃尖兒,承擔的是最危險的任務,不留點人材,能行嗎?
  
  一次不行,跑兩次,兩次不行,跑三次……
  
  一次又一次。
  
  羅平安是從大隊部通訊員和文書哪里聽到這事的。
  
  文書說了,老羅,咱們大隊長為你們這批老兵留下來的事,都跑了十幾趟軍區了,據說有戲了,你啊,就等著留隊當士官吧!我聽說,大隊長還打算從你們這批老兵里挑幾個成績最突出的,打報告直接提干!怎樣?到時候是不是該請我吃一頓小四川?
  
  小四川是距離大隊門外不遠處的一家川菜館,店面雖小,可是味道正宗,價格實在,大隊里的干部和兵,誰有點兒喜事都喜歡到那里搓一頓,算是最高規格了!
  
  聽到文書的話,羅平安內心震撼無比。
  
  值了!
  
  跟了這樣的領導,值了!
  
  平時說一千句好話,比不上在關健時刻伸手拉一把!
  
  羅平安發誓,自己一定要用更好的成績回報這些對自己青睞有加的戰友和上級。
  
  在獵人分隊里,羅平安的訓練抓得最緊。
  
  莊嚴落他手里,差點沒瘋掉。
  
  不過好歹莊嚴也是當過班長的人,也直到半年內要訓練這么多科目的的難度到底有多大,別的不說,光說這槍械,各種常規武器和特殊的消聲武器之類,“紅箭”大隊的兵要比1師的精銳步兵學的科目多好幾個大類,這些大類里又分為十幾個小類,每個小類別里都有上百種不同的科目設置。
  
  以92式手槍為例,光這個小小的手槍射擊,就有超過五十種的射擊練習設置,如果將射擊科目每一個練習細分出來,列在紙上,能將人看得頭皮發麻。
  
  三個月,基礎的訓練已經頗有成效。
  
  莊嚴和其他人從步兵轉變成特種兵已經初步成型,各種槍械玩得溜溜的,各種特殊障礙和意志力障礙,還有八百米之射擊綜合作業同樣嫻熟有余。
  
  這些成績和羅平安的嚴格要求和教導完全分不開。
  
  正當羅平安憧憬著未來,認為自己將會在這支人民的軍隊里奉獻自己人生大部分時光的時候,一封千里之外寄來的家書,徹底擾亂了他的計劃。
  
  ————————————————————————————
  
  先碼一章,我去下醫院,晚上回來再碼字。不斷更,不斷更,不斷更!這是我個人的堅持,因為斷更會上癮的。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