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509章 士兵的家書

第509章 士兵的家書

    第二天一大早,莊嚴和隊友們收拾好了東西,站在營房外的水泥路邊等著卡車來接。
  
      這是進入“紅箭”大隊這個營區以來,莊嚴頭一次不用早上訓練,僅僅是跑了個10公里,馬上收隊洗漱,然后開始搬東西,全放到路邊的草坪上等待登車。
  
      對于去什么地方,韓閻王依舊保密。
  
      不過莊嚴也習慣了,“紅箭”大隊管得比一般的部隊嚴。
  
      從前莊嚴所在的1師,好歹也是個快反部隊,當時莊嚴覺得每禮拜只允許包括炊事班買菜的上司和炊事員在內的3%的外出比例已經比坐牢只好一點點而已。
  
      如果這樣比較,在“紅箭”大隊這個營區待的這三個月,就真的跟坐牢沒啥兩樣。
  
      對了,有一點很不容易,坐牢頂多是粘粘膠花,做做圣誕燈帶之類的小工藝品,不用像自己這樣天天練得跟鬼似的。
  
      也許是部隊性質特殊,所以士兵也從來不問,韓自詡也不說,官兵之間保持著一致。
  
      “紅箭”大隊有個傳統,每當要外出訓練,連排長都會讓兵們寫一封家書,說說自己最近的情況,談談自己的進步之類。
  
      自從上次父親住院,莊嚴回家探親之后,兩父子的關系變得融洽了許多。
  
      莊嚴幾乎每個月都要往家里寫一封信。其實當兵的如果沒有女朋友,信相對還是少許多。
  
      和女朋友之間啥都能說,一件小事都能吹兩頁紙,和父母則不同。
  
      其實仔細想想,這也值得理解。
  
      當兵在外,兒行千里母擔憂,一點點事都能讓當爹當媽的坐立不安食不知味。
  
      在信里說自己受傷?
  
      這不是找抽嗎?沒這么坑爹媽的!
  
      說辛苦?
  
      都當了兵了,好歹也算一軍人,肩膀上抗著軍銜頭頂著軍徽,都說流血流汗不流淚,都覺得自己是男子漢了,沒人愿意認讓別人低看自己一眼。
  
      說訓練任務?這又涉及到保密制度,不該說的不說……
  
      總之,除了說點好的,還能說啥?
  
      說自己吃得好住得好和戰友關系融洽跟領導就像鄰家大哥那樣和諧友愛,然后故作深刻地寫上一些思想進步之類的屁話。
  
      在信末總不忘來上一句“祝爸媽身體健康”啥的,這才完美收官結尾,信封一封,到通訊員那里蓋個免費的義務兵三角戳拉倒。
  
      這種家書的內容實在乏善可陳,每個兵都寫過,每個兵都沒少寫,寫了一兩年,早已經寫膩了。
  
      其實大家都有一個事實是不愿意承認的,即便你當了兩年兵,按照十八歲入伍計算,你也只是二十出頭。
  
      二十出頭在社會上還是個愣頭青,說白了沒多少人生閱歷,當兵之后能體會到艱苦樸素這四個字已經是很不錯了,能和父母之間多一些溝通已經是燒了高香,你還想著能有多深刻?
  
      即便莊嚴和父親莊振國之間早已經有了默契,那個關于軍功章的賭約。
  
      但是莊嚴仍舊和父親沒能像跟朋友一樣寫信聊得那么酣暢淋漓,這就是現實。
  
      代溝這玩意,你看不見,也不摸著,可是它就是存在。
  
      所以當昨晚韓自詡讓所有人寫一封家書的時候,莊嚴從內心里是抵觸的,因為他三天前才寫過一封家書。
  
      但韓自詡是隊長,他的話就是命令。
  
      莊嚴道最后還是寫了。
  
      內容依舊乏善可陳,依舊是陳詞老調,依舊是在最后致以革命的敬禮,然后祝父母身體健康。
  
      在寫信這件事上,莊嚴是在這之后才知道為什么每次外訓之前,隊長都鼓勵大家寫一封家書。
  
      在“紅箭”大隊,這幾乎就是一個習慣,一種傳統,一種俗成約定。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被拉到哪里,會去參加怎樣的訓練,又或者是不是去執行某些要藏著掖著不能說的任務。
  
      最重要的是,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遇到危險,也永遠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封信。
  
      所以,每一個特種兵其實在當老了之后都會很認真寫每一封信。
  
      因為也許這就是自己的遺書。
  
      在“紅箭”大隊里,在對待寫家書上這個問題的態度,老兵和新兵的區別就在于此。
  
      車子終于來了。
  
      大家伙麻利地將行李和武器等等全部搬上了車。
  
      這次所有的東西都帶齊了,訓練的迷彩服到各種槍械、槍套、攜行具之類,無一遺漏。
  
      看這個樣子,好像要去外面待挺長一段時間。
  
      登了車,車隊朝大門外駛去。
  
      莊嚴坐在車里,熟悉的感覺有一次襲來。
  
      當年離開教導隊,又或者離開八連去教導隊,每次都是坐這種軍車。
  
      莊嚴喜歡這種軍車,車尾部的篷布卷起來,有足夠的視野能夠看到門外的一切。
  
      所以,莊嚴每次都要搶靠車廂后擋板旁的位置,那里是他覺得最舒服的地方。
  
      此時已經年底了,天氣開始轉冷。
  
      莊嚴腦袋上罩著一頂特戰抓絨帽獵人分隊從服裝和攜行具都有很大的自由度,由于軍區里給了經費傾斜,所以韓自詡按照自己的方法在打造一直他心目中的狙擊手分隊。
  
      整個分隊身上的裝備也攜行具,很多都是韓自詡找廠家自行定制的。
  
      在野戰部隊,士兵因為各種裝具或者服裝不好用而悄悄改動,但是都不敢大概,否則就是破壞裝備,就如莊嚴之前用彈力帶加魔術貼解決過91攜行具扣子容易松脫的問題,又或者不少士兵將作訓服的繩索收緊口改成紐扣的,但無論怎么改,都是偷偷摸摸小改,不敢明目張膽。
  
      獵人分隊則不同,有自行改裝和定制裝備的權力。
  
      正如有人說的,獵人分隊是“紅箭”大隊里最洋氣的一支分隊。
  
      車子駛出營區大門,清晨的陽光照進車廂,氣溫還是很低,莊嚴張開嘴,哈了口氣,一股兒白煙從他的嘴里冒出來。
  
      班長羅平安就坐在自己的對面,莊嚴偷偷看了班長一眼,他覺得羅平安這幾天好像有些憂郁,本來羅平安的話就少,最近的話更少了,除了喊口令和講解動作要領之類,他幾乎沒和誰說話了。
  
      莊嚴覺得,班長是不是要啞巴了。
  
      “班長,我們現在去哪?”
  
      他故意問羅平安,想讓他說說話。
  
      羅平安移過目光,掃了莊嚴一下,又轉到車外去。
  
      莊嚴得不到回答,有些尷尬,厚著臉皮又道:“班長,現在都出發了,不需要保密了吧?”
  
      他看了看車里,又說:“咱們韓隊不在,不然我也不會打擾你了,咱們這到底是去哪?”
  
      羅平安挪了挪身子,終于開口了:“帶你們去飛。”
  
      今天下午申請了個假條,看來不用了,不斷更的金身還是保住了。
  
      求票!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