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420章 最后的角逐

第420章 最后的角逐

驕陽似火,莊嚴感覺自己的迷彩服被烤得滾燙滾燙的,戰術背心捂住了上半身,里面的汗水又浸透了衣服,黏糊糊地十分難受。
  
  他用手蹭了蹭臉,盡量將汗水擦去,待會兒最要注意的就是這些該死的汗,如果滲入眼中,會嚴重影響自己的射擊精度。
  
  這已經是最后的決賽了。
  
  這一輪,只剩下十人。
  
  1師的射擊隊里,只有自己和張圯怡、嚴肅進入最后的對抗賽。
  
  淘汰賽永遠是殘酷的,早上到現在,兩輪篩選下來,絕大部分的尖子都被擋在了最后決賽的圈外。
  
  能進入最后的十名士兵,可以說代表著A集團軍士兵射擊的最高水平。
  
  莊嚴慶幸自己能夠順利過關。
  
  這讓他想起了新兵時代,班長每次跑步都說要抓最后幾名,然后你就得拼命跑,讓自己跑在前面。
  
  現在,自己已經躲過了兩次被淘汰的命運。
  
  射擊場內,所有參賽的士兵都集中在一起,按照單位分成縱隊,全坐在草皮上。
  
  無論是被淘汰還是沒被淘汰的兵都再那。
  
  即便自己被淘汰了,仍舊想看到最后的結果。
  
  這是幾個步兵師和軍直單位之間的競爭。
  
  榮譽花落誰家,就看這最后十人的比賽了。
  
  高曉陽朝著莊嚴的方向望去,心里說不出的竟然有些緊張。
  
  自己這是怎么了?
  
  三年兵了,居然對一個兩年兵感到莫大的威脅。
  
  還真如自己的隊長陳曉博說的那樣。
  
  這個上等兵,果然一路過關斬將殺進了決賽圈。
  
  由于場地限制,每次只能同時2人進行對抗。
  
  偏偏自己和莊嚴是排在了一組。
  
  難道這就是命?
  
  昨天下午,高曉陽一整個下午都待在了射擊場,靜靜地觀摩著1師集訓隊進行實彈射擊熟悉場地。
  
  看完之后,他不得不承認一個殘酷的現實隊長說得沒錯,莊嚴是1師尖子隊里訓練水平最高的士兵,絕對是自己奪冠路上的攔路虎。
  
  在所有人眼中,都默認了今年的尖子會在莊嚴和高曉陽之間產生。
  
  倆人都是奪冠大熱門。
  
  高曉陽的手心里,慢慢滲出了汗。
  
  那頭,莊嚴的感覺完全不同。
  
  他只是覺得熱,心里一直在罵著這狗日的天氣,一整天從上午曬到下午,莊嚴仿佛覺得自己要熟透了,都散發出烤肉的香味來。
  
  不過還好,今天風倒是沒什么。
  
  軍教導隊最喜人的地方就是它所處的位置,不是臺風季節一般沒什么風。
  
  如果在涼爽點就好了,莊嚴想。
  
  嗶
  
  哨聲響起,莊嚴朝十米外的射擊靶位撲去。
  
  那里放置著一支85式狙擊步槍,橫著斜靠在靶位上。
  
  趴下、裝彈、開保險,調整手輪參數、送子彈上膛……
  
  搶時間!
  
  不但要時間,而且要準!
  
  準!準!準!
  
  莊嚴的注意力現在全部聚焦在瞄鏡中,分化板上,小箭頭落在了目標的中央。
  
  呯
  
  第一發出膛。
  
  莊嚴迅速進行調整修正,他沒興趣看接過,因為沒時間看。
  
  子彈出膛后,射手需要做的一切都完成了,中不中,完全已經沒有任何改變的可能。
  
  呯
  
  第二發出膛!
  
  兩顆子彈之間相隔的時間很短,莊嚴再次擊發的速度極快!
  
  射擊地線后方,每次響槍,所有人立馬就會將目光從射手身上轉到靶子上,全部整齊劃一地取出自己的單目鏡朝遠方的靶子望去。
  
  “紅箭”特種大隊的射擊教員、少尉孫鴻漸說:“那個2師的兵輸了。”
  
  這話一出,韓自詡立馬感到不妙。
  
  因為,不光是2師的射擊尖子隊隊長陳曉博站在自己的身邊,更重要的是,張大炮也在。
  
  “哎呀!果然是行家看門道,這位是……”張大炮笑逐顏開,問韓自詡:“介紹一下?韓參謀。”
  
  韓自詡心里一萬分不愿意,但又不能不介紹,只能說:“孫鴻漸,我們大隊的射擊教員。”
  
  “瞧!我可沒說錯,射擊教員……行家嘛!”張大炮樂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韓自詡很想張大炮閉嘴,因為他樂呵就算了,可沒顧及陳曉博也在。
  
  “我說,張營長今天不恨我了?”
  
  張大炮臉色一沉,面部肌肉忽然僵住了。
  
  沒錯!
  
  這家伙是來撈魚的!
  
  干嘛跟他那么客氣?
  
  于是馬上閉嘴,臉上笑容消失了,繼續看比賽。
  
  不過,韓自詡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要知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兩槍開出,作為頂級射手的孫鴻漸,當然一眼看出了其中的奧妙。
  
  不過,作為稍微的孫鴻漸卻忘了一點,當眾說這個事尤其是再兩個師的兩個隊長之間說這個事,簡直等同當場打臉。
  
  倒不是陳曉博看不出門道,而是他的屁股決定了他的腦袋,作為2師的射擊隊領隊,自己隊里最牛逼的尖子居然剛開始就被人說“輸了”,這讓他如何能服氣?
  
  “特種大隊的人果然夠特種的,這還有好幾組彈沒打,一共才開了兩槍就判斷出別人的輸贏了?”陳曉博沒好氣道。
  
  孫鴻漸血氣方剛,而且自己剛才那句話完全出自真心,是從技術角度去分析,被陳曉博這么不冷不熱地嘲諷了一句,也忍不住了,說:“我說錯了嗎?如果沒意外,1師的那個莊嚴的確會贏。”
  
  陳曉博冷冷道:“你倒是說說你的理由看看!”
  
  孫鴻漸說:“勢!就輸在一個勢上!一個頂尖的射手,要的就是冷靜沉著自信。你們2師那個兵太緊張了,輸在心理上,剛才擊發的第一槍,已經存在憂郁的現象了,瞞得過別人,瞞不過我,槍聲不會騙人,子彈不會騙人。”
  
  韓自詡哭笑不得,暗暗用胳膊肘碰了碰孫鴻漸,示意他閉嘴。
  
  果然,陳曉博不樂意了,哼了一聲說:“我以為特種大隊有什么了不起呢!我們是搞軍事指揮的,一場仗不到最后,誰也不敢說輸贏!你這種剛開始就下定論的人,我真是頭一次見,向你們韓參謀學學吧!我看你是剛畢業的對吧?”
  
  陳曉博是上尉副營級,明年就夠條件提拔正營了,而且是2師教導大隊的副大隊長,也是個厲害角色,當然不會服輸了。
  
  孫鴻漸道:“我說上尉同志,你怎么這么說話呢?咱們不是排資論輩,咱們是談論技巧和技術。”
  
  陳曉博說:“我說錯了嗎?這不是剛開始嗎?”
  
  呯
  
  莊嚴的第三槍出膛,第一個從600米射擊點上躍出。
  
  孫鴻漸說:“瞧!你們2師的慢了,我沒說錯吧!”
  
  PS:求月票!!!!求月票!!!!!!各位書友,各位老板,有月票給點,賞點!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