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148章 40火的福利

第148章 40火的福利

    周湖平說:“行了,廖晃,你別嚇著這新兵蛋了。怎么?這魚你都弄半天了,還沒弄好?”
  
      “這是鯉魚啊,要將它背上的筋抽出來才行。”廖晃擺弄著那條魚,顯然,他不是一個做魚的好手,“早知道叫炊事班班長過來幫下忙算了。”
  
      “胡鬧嘛!不就是一條魚嘛!”周湖平對旁邊的莊嚴說:“你們幾個出公差的,先別忙著干活,今天算你們有口福,留在這和我們一起吃了飯再給我們指導員同志搞衛生。”
  
      話語間,周湖平走過去,從廖晃手里拿過刀,熟練地開始在大鯉魚的身上頭尾部分各割了一刀,然后用刀背開始拍打魚身。
  
      很快,從刀口處露出一條紫黑色的筋。
  
      周湖平抓住那根筋,用刀背繼續拍打,一邊往外抽,很快,還真的抽出一根筋來。
  
      “這不就行了嘛!廖晃你小子還是缺少鍛煉啊!”周湖平埋汰道。
  
      廖晃嘻嘻哈哈地笑著,說:“隊長,我可沒你那么寵著老婆,你看嫂子每年過來,你啥都不讓他干,我可做不到!”
  
      周湖平說:“滾蛋!你嫂子容易嗎?自己在老家帶孩子,來這里我還不幫著點做家務,大老爺們心里也過不去是吧!”
  
      廖晃依舊嘻嘻哈哈地,轉頭看了一眼莊嚴:“待會兒試試咱們隊長的手藝,你今天可真是撈著了……”
  
      忽然收住話頭,又說:“你趕緊去洗洗手,幫忙擺擺桌子啥的,看你這樣子,今天搞慘了吧?”
  
      莊嚴臉上又是一熱,趕緊跑去房前的水龍頭處洗手,邊洗邊問文書廖晃:“文書班長,咱們家屬院有自來水,怎么隊里的洗澡間沒自來水?”
  
      廖晃說:“這里家屬院的自來水不是真正的自來水,是上山一條溪水接下來聚在蓄水池里,再導過來的,如果導到中隊去,上百號人一起洗澡,水壓根本跟不上,有等于沒。”
  
      等莊嚴和廖晃搬了桌子,羅小明帶著徐興國和劉瑞勇倆人過來。
  
      “隊長,我帶了倆個兵,夠不夠?”
  
      周湖平正在給那條魚上腌料,頭也不抬說:“夠了夠了,三個學員,啥都能干了。”
  
      一會兒后,指導員王增明和一、二區隊長都過來了。
  
      “好香啊!”指導員王增明鍋里伸伸腦袋,“看來我們中隊長的廚藝不凡吶!”
  
      周湖平說:“你們先坐著,菜很快就上。”
  
      王增明又看了看三個站的筆直的學員,說:“待會兒就辛苦你們三個了,我那個房子其實也不用怎么搞,就掃除一下,把門前的雜草和墻上的雜草清清就好。”
  
      周湖平從灶臺上回過頭,大聲說:“那個誰……莊嚴!”
  
      “到!”莊嚴馬上回應。
  
      “你們搞完指導員的房子,再幫我這邊弄弄,我這邊很多老鼠洞,上次我老婆過來,把她嚇得夠嗆,你看看想想辦法堵一下,我下午還有事要做,你們就給我弄好點,中午這頓飯就算我犒勞你們的。”
  
      “一定完成任務!”莊嚴立正站好。
  
      周湖平端著大鯉魚出來,往桌上一放,笑道:“嗯,回答得倒是挺響亮,就是不知道干活咋樣。”
  
      羅小明在一旁哼了一聲:“這小子不靠譜!今早上罰他沖山頭,他裝中暑,差點把我都給騙了,這不,要不是遇到你,我非罰死他!”
  
      周湖平把圍裙交給廖晃,讓他去炒其他菜,人往桌子旁的凳子上一坐,拿了根煙點上,又將煙盒遞過去,給所有人分了煙,最后又遞到幾個學員面前。
  
      “報告隊長,我不抽煙!”徐興國說。
  
      劉瑞勇搖搖頭說:“隊長,我也不抽煙的。”
  
      莊嚴可不客氣,剛才那根白沙抽著感覺還行,于是伸手就拿了,嬉皮笑臉道:“我抽。”
  
      周湖平說:“抽煙沒關系,喝酒也沒關系,但是,不能影響訓練的前提下才能抽煙喝酒,部隊可不是地方,沒那么多的自由。莊嚴……”
  
      他似乎對莊嚴很感興趣。
  
      又問:“你怎么連你班長都敢騙?要是打仗,那可能要被槍斃的。”
  
      莊嚴抽著煙,臉又紅了,支吾著說:“確實太累了……早上起來到中午,都跑了幾十公里了……實在受不了……”
  
      “什么不累?”周湖平的語調提高了幾個分貝,“農民種糧食不累?工人在廠里工作不累?都累!”
  
      他手一指,劃過在場所有人。
  
      “這里面,包括兩個區隊長和文書還有你們班長,哪一個不是從教導隊集訓出來的?你問問他們當年累不累。當兵累那是必然的,不累那叫當兵?我們可是戰斗部隊,不是什么**后勤部門,如果我們躺著享清福,那這個國家就要完蛋了!何況了,都十八歲的年輕人了,也是該當個爺們的時候了,人家都能熬過來,你就不行?男人能說自己不行?不行那是太監!”
  
      周湖平話糙理不糙,把莊嚴說得無地自容。
  
      “我知道錯了,隊長……”
  
      周湖平一擺手:“我又不是指導員,我可不需要你認錯,真打起仗來,如果像你這樣怕苦怕累,怕是連道歉的機會都沒有,小命都丟了,還道個屁歉!”
  
      話語間,菜漸漸都上了桌。
  
      一道香辣大鯉魚,一道臘肉炒芹菜,一道炒雞蛋,一只口水雞,還有一道豬肉朝辣椒外加一個蛋花湯。
  
      對于部隊伙食來說,這算是相當豐盛了。
  
      “廖晃,把我的酒拿來,今天中午可以喝一杯。”周湖平說著,轉向了王增明:“指導員,你是管政治紀律的,這行不行?”
  
      王增明面有難色,想了半天說:“原則上是不行……”
  
      “咳!”周湖平打斷王增明,“我說指導員,我就怕你們這種政治主官說話,什么原則不行,然后呢?然后還是因為具體情況可以,對吧?行了,今天是禮拜六了,明天星期天,雖然上午是砍柴,也算是休息時間。”
  
      說著,拿著在每人面前的杯子上倒了一杯。
  
      “這酒是老油那里釀的土炮,度數不高,不過夠純,是糧食酒。”
  
      說完,舉起杯子。
  
      “今天這頓啊,說起來最應該感謝的是文書廖晃同志。”
  
      莊嚴聞言,有些糊涂。
  
      怎么吃飯要感謝文書來著?
  
      不過還是跟著舉杯了。
  
      周湖平看了一眼王增明說:“指導員,我可沒動用隊里的經費給自己加餐,今天這頓飯加菜的錢,是文書昨天去靶場撿尾翼賣廢品得來的。”
  
      羅小明愣了一下,旋即哈哈笑了起來:“我知道了,昨天偵察連借我們的靶場打了40火。”
  
      周湖平說:“沒錯,大隊長說了,接我們靶場可以,打完了尾翼歸我們,所以廖晃就去撿了些,拿去賣了百多塊錢,今天就加菜了。”
  
      莊嚴越聽越糊涂,于是忍不住問:“隊長……打40火還有廢品揀?”
  
      羅小明笑道:“新兵蛋,以后你就知道了,打40火都會加菜,不過偵察連那邊打的數目少,賣不了幾個錢,我們大隊如果打40火,那么整個隊都加菜。”
  
      莊嚴還是沒明白。
  
      羅小明又道:“40火箭彈的尾翼是鋁制的,賣廢品很不錯,所以每次打完,都會讓人去撿回那些鋁片,然后賣掉,懂了吧?”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