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121章 別訴苦

第121章 別訴苦

“明白了嗎!?”突擊隊班長大聲問。
  
  五十多個學員喪氣地回答:“明白了。”
  
  班長笑了笑說:“你們還有什么要說的嗎?給你們三次提問的機會。”
  
  “班長……”
  
  正當所有人都在想著該問什么問題的時候,一個上等兵舉手了。
  
  “說!”
  
  “能不能……能不能中途稍微讓我們休息十五分鐘……真的很累……”那個滿臉堆著疲勞的上等兵小心翼翼地問道。
  
  班長冷冷地哼了一聲,就像看怪物一樣盯著自己眼前的那個上等兵,然后慢吞吞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扯了扯他的軍銜肩章。
  
  “哼!居然還是個上等兵嘛!你也好意思說這話?看看你的周圍,你自己看看!有幾個你這樣掛著上等兵軍銜的老兵?都是第一年的列兵,對吧?”
  
  上等兵左右看看,絕大部分是像莊嚴這樣的列兵。
  
  “上等兵,你感到羞恥嗎?你覺得丟人嗎?你知道為什么自己要等當上了上等兵了才來教導隊參加集訓嗎?”
  
  上等兵的腦袋,更低了。
  
  “就是因為你怕苦!怕累!因為你懶!因為你懦弱無能!你有本事,第一年早就來了,何必等到今天!如果你現在還是想著怎么舒服怎么休息,那么我告訴你,你絕對熬不到畢業的那天!明白了嗎!?”
  
  “我明白……明白……”上等兵被質問地渾身都有些發抖,只顧著點頭。
  
  “還有誰有問題嗎?”突擊隊班長又換上了剛才的笑容,目光掃過隊伍,似乎在等下一個提問。
  
  莊嚴心里數萬頭草泥馬奔過。
  
  剛才上等兵的遭遇都看在眼里,誰還敢提問?
  
  誰提問,誰傻逼。
  
  看到沒人再提問,突擊隊班長又道:“我知道你們很多人不敢問,不敢問就對了嘛,你以為我真要問你們的感受?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好了,現在開始砸彈,不要停,也不要偷懶,誰偷懶,我能看到,被我發現了,絕對不會讓你好受!開始!”
  
  莊嚴開始從彈箱里拿手榴彈,一顆顆朝十多米外的土坡截面上砸從出去。
  
  那個土坡的垂直面,已經凹了進去。
  
  很顯然,剛才那個突擊隊班長并沒有吹牛。
  
  那些痕跡,一看就知道是教練彈生生砸出來的。
  
  細思極恐。
  
  突擊隊班長在路邊找了棵小樹,一屁股坐在樹干旁,靠著樹干大聲繼續說道:“我也不會說太多的技巧,你們都是連隊挑出來的學員,投彈怎么投能投更遠,你們都應該知道,我只負責監督你們訓練,有什么錯誤的地方,我心情好了也會指出,但不要希望我會同情你們,我也很想同情我自己!我本來可以睡午覺,被你們這幫不爭氣的家伙害得沒了午休時間,我跟誰訴苦去!”
  
  第一天進投彈突擊隊,第二天輪換到四百米障礙突擊隊。
  
  莊嚴就像個大老板一樣忙得連合眼的時間都沒有,就像當紅炸子雞一樣受歡迎,一到中午,就有突擊隊班長古來邀請自己參加一趟刺激的訓練之旅。
  
  飯堂上,莊嚴端著自己筷子,卻怎么都夾不起一箸菜。
  
  因為,他的手在抖。
  
  旁邊的嚴肅和劉瑞勇的手也在抖。
  
  只有徐典型同志很輕松淡然。
  
  他一個突擊隊都沒參加……
  
  “你看看你看看,怎么都慘成這樣了?”徐典型一邊說,一邊很大度地將一箸肉片土豆絲加進莊嚴的碗里。
  
  然后又幫劉瑞勇和嚴肅夾了。
  
  三人個都是投彈不過關,都沒達到55米標準。
  
  莊嚴滿肚子都是尷尬,說:“行了,我算是欠你一份人情,徐典型。”
  
  徐興國說:“得了吧,咱們一個連隊出來的,我還想你死不成啊?”
  
  這話倒讓莊嚴有些許感動。
  
  也是,親不親,家鄉人;好不好,同連兵。
  
  雖然和徐興國一向不和,但是來到教導隊,也許是大家都被折磨得沒有精力去慪氣,還真的沒紅過臉了。
  
  嚴肅說:“老劉、老莊,待會吃完飯,去我那里,我有一大瓶正骨水,是部隊內部的好貨,我們得搓搓,過兩天肯定好了。”
  
  莊嚴問:“你哪來這玩意?大隊部的醫療室我去過,正骨水一次就給一小瓶。”
  
  嚴肅說:“嗨,別人寄給我的,知道訓練辛苦,所以……”
  
  莊嚴嗅出了點不同尋常的味道,三八之心又開始泛濫,打斷嚴肅問道:“是不是對象寄來的?我說什么時候給我看看……”
  
  啪——
  
  沒等莊嚴說完,旁邊重重響起了一聲脆響。
  
  是筷子拍在桌上的是哼因。
  
  剛才,劉瑞勇再次嘗試著想把一箸菜夾到自己的嘴里,結果還是失敗了……
  
  菜到了半空中,沒送進嘴里就掉落在桌上。
  
  他剩余的那點點堅強終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壓垮,眼圈瞬間紅了,于是把筷子重重朝桌上一拍,沒再吃飯。
  
  所有人沉默片刻,大家都愣了。
  
  “行了,正常了。”
  
  坐在旁邊的王大通,將一個湯勺遞給劉瑞勇:“用這個,筷子是不成了,投彈投多了,都這樣,回去涂點正骨水,明天會好些。趕緊吃飯,時間還剩下十分鐘,不然待會兒連吃飯都沒吃飽,還訓練個屁!”
  
  “媽的……”劉瑞勇忽然張口說話了,聲音卻很低,語調也很含糊不輕,嘴里塞著些沒嚼碎的飯粒,話說得略帶些顫抖:“真累……”
  
  這句話戳中了同一桌六個人的心窩。
  
  空氣仿佛突然凝固起來,所有人一下子都沉默了。
  
  莊嚴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變得異樣沉重,胸口悶得很難受,可是又不得不趕緊吃飯,因為吃完飯,又要開始夜間體能訓練了。
  
  沒法用筷子,他也只能換湯匙,勺著吃。
  
  手腕的關節每動一下都刺痛難忍,手肘的肌肉都仿佛石頭一樣僵硬,整只手毫無氣力,幾十克的勺子就像在舉著幾十公斤的啞鈴,晃晃悠悠的。
  
  一口飯還沒塞進嘴里,卻撒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卻怎么都咽不下去,喉嚨里有東西要頂上來似的。
  
  咽了半天,連帶著苦澀的淚水一起滑進了肚子里去,莊嚴的眼角熱得發慌,強忍著才沒哭出來。
  
  (=)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