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50章 何歡的因禍得福

第50章 何歡的因禍得福


  春節的那幾天,大家開始從排長、班長的口中得知即將提早分配下連隊的消息。
  于是這個話題就成了新兵生活閑暇時的主題。
  據說新兵分配的事情已經進入了連排長甚至班長們的討論日程里,只不過為了避免影響訓練情緒,所以屬于保密階段。
  莊嚴在新兵三營已經是名人了。
  當然,這個名是臭名遠揚的名。
  自從上次在防空演練中違規抽煙導致三營被團里被點名批評后,莊嚴不光成了新兵們的笑柄,就連老鄉排長阿戴也沒給他好臉色看。
  想繼續留在八連,在莊嚴看來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漫長的軍旅生涯有戲沒戲,關鍵就看第一年開頭的這幾下子,要是最初的這幾步光是關鍵時刻掉鏈子,那么往后的日子累死也改變不了留在連隊主官眼中的壞印象。
  但莊嚴并不難過,反倒有些高興。
  之所以有這種想法,一是他本來就不想待在基層的戰斗連隊,二來與何歡告訴他的一個消息有關。
  年初二的時候,何歡跑過來八連二排串門,莊嚴和他去了小點買了點吃的,倆老鄉跑到營區的一棵大樹下聊了很久。
  何歡看起來和之前瘟雞一樣的精神狀態完全不同,和當日在禁閉室里看到的何歡判若兩人。
  “哎呀——”
  在草皮上坐下后,何歡一臉得瑟的笑容,熟練地抽出一根煙,又給莊嚴一根,還為他點上火。
  “莊哥,你可出名了。”
  莊嚴心里正不爽,最近挨罰挨到一肚子鬼火,伸手就在何歡的腦袋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你看看,你看看,我說你個何歡到底是什么物種,會說人話嗎你?你小子當逃兵那天被抓起來關在禁閉室,是我去安慰你,現在老子出事了,你一臉幸災樂禍,啥意思?”
  挨了一巴掌,何歡一點都不在乎,仍舊笑嘻嘻道:“好事啊!這可是天大的喜事!”
  莊嚴又抬起了手:“你特么是不是真不懂說人話了?”
  何歡趕緊擺手道:“噯噯噯,我說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他一邊說,小眼睛一邊賊溜溜地轉著。
  莊嚴想了想,說:“你說。”
  何歡道:“其實啊,對你來說,這不是天大的喜事是啥?沒錯,你是挨了罰,可是你想想啊,這個挨罰對你來說是壞事嗎?”
  莊嚴看著何歡這小子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忍不住說:“別特么給我賣關子,有屁快放,有話快說!”
  何歡說:“告訴你個消息,我要去團部招待所公務班了。不過你得替我保密,還沒正式公開,讓人知道了,我怕是要被營長罵死。”
  莊嚴聽了大吃一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團部招待所?
  雖然不大清楚是什么地方,可是聽起來就是很悠閑的地方嘛!
  “什么是團部招待所?干啥的?”
  何歡說:“招待所能干嘛?就像地方的招待所一樣啊,有房間有啥的,上級部門來考核,住里面;團里接待什么官兵的家屬,如果有必要,也安排在里面,懂了吧?”
  莊嚴問:“你小子去那里干嘛?懂干啥?”
  何歡說:“當然是泡泡茶,掃掃地什么的,或者給首長做做雜物啥的,反正就是是倆字——輕松!”
  “我艸!”莊嚴忽然覺得老天確實沒長眼,就憑何歡這鳥樣居然還能去團部招待所?
  他能去招待所,自己豈不是去軍區招待所都綽綽有余了?
  但他更好奇何歡這家伙是怎么去的。
  “你小子是不是送禮了?還是拉了什么關系?”
  何歡說:“沒有,這可是光明正大的,正兒八經的分配。”
  “那你說,你怎么就攤上這好事了?”莊嚴追問道。
  話說到這,何歡反倒顯得扭捏起來,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
  最后,在莊嚴要挾要曝光他分配的消息后,何歡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開了口。
  “好了好了,莊哥,我算怕了你了。”
  看看左右沒人,何歡總算說出了實情。
  原來,在那次逃跑之后。何歡算是飽嘗新兵連訓練的艱苦,鐵了心思要去舒服的崗位上完成三年軍旅生涯。
  他跑去找營長,又找連長,一副死皮賴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模樣,活脫脫一個滾刀肉。
  營長騰文冀和九連的連長對何歡這個爛到透頂的新兵也實在不想要了。
  留在三營里,無論放哪都是個禍害。
  反正孬兵子在哪都討人嫌。
  正巧是新兵連快結束的時候,特務連那邊由于淘汰了幾個身體條件不算好的新兵,編制上缺了幾個人,要臨時從各連隊里挑點新兵補充。
  對于這種事,各營的主官們都在內心里挺排斥的。
  讓特務連挑兵,專揀好的兵挑,讓所有人有種自家魚塘被別人釣了魚的感覺。
  好兵都是連隊心頭肉,騰文冀當然不舍得將自己營里的新兵好苗子拱手相送。
  九連長聽說這事,一拍腦袋想出了個好辦法。
  既然特務連要人,那么干脆就將一些自己不想要的兵送過去。
  反正吹幾句牛逼,糊弄一下,等特務連將人帶回去后發現貨不對版,那就來個死不認證,說啥都不接受退貨。
  九連長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
  這頭又安撫了何歡,說保證“讓你到團里去!”
  轉身就在分配的名單上卻把何歡劃到了團里的特務連。
  特務連屬于團直屬單位,算來算去,“到團里去”這一承諾也絕對不算是失信于人。
  為了避免特務連的人會對何歡進行軍事技能摸底,營長騰文冀和九連長還故意設套,那天特務連來人,倆主官一唱一和故意拖延時間,說新兵都帶出去訓練了等回來再說。
  中午新兵回來了,三營長又換了一套說辭,拉著人家去飯堂一起吃飯。
  他知道團部派人來出公差頂多半天時間,拖延不起,吃完飯返程的時間就到了,讓人把何歡和另一個也去特務連的兵一起領出來走走隊列,糊弄了過去。
  反正何歡除了吃不了苦,人長得還是很挺拔的,從外表上看不出
  有啥不對勁。
  等走完隊列,九連長支開何歡讓他回去準備行李。
  按照原計劃,等何歡拿到行李回來,將他推上車就萬事大吉了。
  至于往后怎么辦?
  那就讓特務連自己頭疼去吧!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正當何歡沉浸在去團部后勤單位的喜悅中,屁顛屁顛離開營部準備去拿背包行李的時候,卻出現了小小的意外。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