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36章 關鍵比賽

第36章 關鍵比賽


  三個排同分。
  這種結果令所有三營的軍官們都有些啞然失笑。
  可見,這一年的新兵營,在新兵訓練上每一個連排都是下了苦工的,每一個排在實力上相比起兄弟排來說都沒有絕對的壓倒性優勢。
  項目還剩下最后一項——五公里越野跑。
  自部隊里,五公里越野屬于共同科目。
  什么叫共同科目?
  就是所有的部隊不管海陸空三軍都要進行訓練的科目。
  在部隊里,五公里越野這個科目有著特殊的意義。
  這不僅僅是因為長距離負重越野是一項能夠考核士兵綜合體能的科目。
  在九十年代初,軍隊還在受老式作戰思維影響下,被譽為解放軍優良傳統的五公里越野自然地位超然。
  能不能拿下全營對抗賽的冠軍,重頭戲就放在了本來就是重頭戲的五公里越野上。
  對于八連的一、二排,還有九連的一排來說,這是獲勝關鍵中的關鍵,絕對不容有半分損失。
  為了讓所有的新兵跑出最好的成績,騰文冀決定將五公里越野比賽訂下下午晚飯之前。
  一來可以讓本來早操時間就進行多項科目比武的新兵們能夠有一個上午的休息時間恢復體力。
  二來也避免早上比賽導致新兵剛吃完早飯就進行太劇烈的運動造成身體上的一些不適。
  排長阿戴一早上沒吭氣,上午新兵們休息的時候,他自己搬了個小板凳坐在大排房前的樹蔭下,在那里把手指關節掰得啪啪響,一雙小眼睛一會兒看看遠處的三排排房,一會兒有掃向緊挨著二排的一排排房。
  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到了午睡過后,天氣忽然變得有些陰沉下來。
  時間到了下午的四點。
  預定的比賽時間是四點半。
  還有半個小時。
  戴德漢讓尹顯聰集合了所有的新兵。
  他要開始訓話。
  莊嚴站在隊伍里,本以為又要接受一番雞血的洗禮,沒想到戴德漢的訓話卻完全唱了歌反調。
  “同志們,從昨天夜里開始,全營對抗賽已經拉開了序幕。在過去已經進行的四個科目里,我們的成績已經非常不錯了。我早上想了一上午,覺得昨晚給你們的壓力太大了,要求也太高了。你們還是新兵,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
  說到這,阿戴又開始在隊伍前背著手踱起了招牌式的小方步。
  “我覺得用我自己的標準去要求你們自己實在是太高了……”
  莊嚴差點驚訝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
  這還是那個牛皮哄哄的戴德漢嗎?
  在自己的印象中,戴德漢可是要求極高、極嚴格的人。
  平日里就算所有人訓成狗那樣,阿戴也不會有任何同情,永遠是那一句:“這個算啥!?你們還沒去過教導隊呢!你們還沒參加過尖子集訓呢!想當年……”
  每回都想當年,然后就是巴拉巴拉自己的光榮史。
  仿佛這些新兵蛋子就是井底的青蛙,沒見過部隊里的大世面。
  今天邪門了!
  阿戴這是良心發現了?
  莊嚴小心翼翼斜著眼睛左右看看,果然,驚訝的不止他一個。
  就連站在隊伍里的班長們都一臉懵圈。
  沒人知道阿戴的葫蘆里埋什么藥。
  “就像昨晚的緊急集合,我們拿到了第三名,其實我們是有能力拿第一的,這一點我知道,我們不就是比第一名的時間多了十秒嗎?為什么會比平時慢?我覺得是給你們壓力太大了導致失誤,所以我好好檢討了自己,在這里我要進行自我批評……”
  自我批評……
  莊嚴的心底涌起了一股不祥的念頭。
  這可完全不像自己認識的排長阿戴。
  打自進入新兵營八連二排開始,莊嚴就沒見過阿戴搞過什么“自我批評”……
  “今天下午的五公里比賽,我覺得咱們只要盡力就可以了,我不看重結果,有個好的過程,盡力而為,拼過了,就算對得起自己了,別的兄弟排實力確實很強……”
  正說著,遠處看到有人搬著一箱汽水朝這邊走。
  “這里這里!”
  阿戴遠遠就朝著來人招手。
  “放在這里。”
  莊嚴看清了,這是營區家屬小店的老板和他親戚。
  所有新兵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箱東西上。
  “可樂!?”
  “哇!是可樂!”
  新兵隊伍里有些人已經不淡定了。
  幾個班長猛地回頭,犀利的目光掃過新兵們的臉蛋,這才安靜下來。
  那是一塊錢一瓶的可樂。
  不算貴,但對于這些十八九的孩子來說,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為了犒勞大家,我決定自己用我的工資請大家喝可樂!”阿戴一揮手,對所有人說:“人人有份!排隊出來拿!比賽拿不拿第一,排長都請你們喝可樂!”
  新兵們“哇”一聲歡呼起來。
  在班長的指揮下,排隊開始另取可樂。
  莊嚴跟在隊伍中,扯了扯走在前面的嚴肅:“喂,我說阿戴不對勁!”
  嚴肅似笑非笑道:“這叫思想工作,部隊軍官最擅長了……”
  莊嚴嘿嘿地樂了,說:“管他呢!反正我今天是要拼命了!先喝了再說。”
  “那倒是,莊嚴,你今天表現怎么完全不同了。”嚴肅想起早上的四個科目表賽,平日里吊兒郎當的莊嚴,今天卻小老虎一樣勇猛,所有的科目成績都在排里上游。
  莊嚴頗有些得色道:“咳,這算啥,我平時只是低調而已,保存實力呢……”
  “你就吹吧!牛都上天了……”
  其實莊嚴倒不是完全在吹牛。
  這幾天的休養生息讓他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恢復,否則昨天和徐興國比賽器械也不會拉出11個標準的單杠一練習。
  最讓他興奮的是,自己的腳已經徹底好了。
  一種無比的輕松感讓莊嚴感覺身輕如燕,今天的五公里,他決定要試試自己這一個多月來的訓練成果,看看能跑出怎樣的成績。
  至少,不能再讓五班長牛大力笑話自己只能是個養豬的水平。
  養豬?
  太丟人了!
  “排長!你放心!我郭向陽向你保證,我一定不給排里丟臉!”
  山東大漢郭向陽啜著可樂,開始拍胸脯打包票了。
  “我也是!排長,我一定不會讓你丟臉!”
  “今天咱們排就跟他們硬干一場,看看誰英雄誰好漢!”
  表決心的人越拉越多,一旁的莊嚴眼珠地滴溜溜到處轉,心想,果然是嚴肅說的“思想工作”。
  這一瓶小小的可樂,可比潑幾次雞血管用多了。
12选5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