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特種歲月 > 第9章 不省心的新兵蛋

第9章 不省心的新兵蛋


  尹顯聰腳步匆匆,走到了操場邊,站在了戴德漢的身旁。
  “排長。”
  “有事?”
  戴德漢目光還停留在操場上那些新兵身上,對于一個排長來說,新兵的基本素質從這一點一滴的隊列動作中就能看出來,一個簡單的齊步走,就能看出身體協調性。
  “那個新兵,莊嚴。”
  聽到尹顯聰提及莊嚴,戴德漢立即來興趣了。
  他很清楚,那個兵絕對不是省油燈,是個不省心的主兒。
  “他怎么了?”
  尹顯聰苦笑了一下道:“這小子帶了五千塊現金。”
  “什么!?”戴德漢嚇了一跳。
  要知道,他的工資也就五百多而已。
  那是他足足十個月的工資。
  戴德漢心里一萬頭草泥馬奔過。
  “讓他留下一千,其余寄回去!”
  “他還帶了個存折……”
  “存折?”
  “里面我看了余額,有一萬塊。”
  “什么!?”
  戴德漢差點從小板凳上蹦起來。
  “一萬!?”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幾秒鐘后,他命令尹顯聰:“讓他馬上給家里人寄回去,掛號信寄去,瞎胡鬧!他以為這里是什么地方?度假村!?還是游樂園?帶那么多錢過來想做什么?”
  等尹顯聰走了,李定卻來了。
  “阿戴!”
  他遠遠地叫著。
  看到李定,戴德漢忍不住苦笑起來:“我的副連長大人,你可真的對我好關照,把這么個兵弄到我的排里。”
  李定一愣,問道:“什么兵?”
  “就那個叫莊嚴的。”戴德漢笑著指指排房:“這小子可真不是省油燈啊,第一天過來,就打算和我套老鄉交情。”
  李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你說他啊?這小子鬼精鬼精的,又滑又賴,你知道昨晚我為什么把他放在你的排里嗎?他本來是鐘山接的兵,我要過來的。”
  戴德漢說:“副連長,這可就是你不對了,人家都是將好兵往自己的連隊搶,你倒好,搶個少爺兵回來。”
  李定收斂起笑容,正色道:“我把他要過來不是沒原因的,你想聽聽我的理由嗎?”
  “那我可得好好聽聽。”戴德漢道。
  李定說:“這小子的確一身臭毛病,昨晚在火車站還差點把我弄得下不了臺……”
  他將昨晚莊嚴在火車站里作弊表演硬功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的確是個屌兵,不過我就喜歡這種屌兵,沒錯,這種兵是最難訓的,但是一旦訓好了,那就比別的兵更厲害。我說阿戴,這是塊好料子,玉不琢不成器,你是咱們連最有水平的排長,這一點我知道,所以我才把他放在你的排里。”
  聽到李定夸獎自己,戴德漢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那是,這種兵,你放哪都不行,放我這里倒還是有點兒希望的……”
  “少特么給我見點光就燦爛。我可告訴你,今年的訓練任務很重,他們這批新兵是歷年來占比率最大的一批新兵,由于前幾年裁軍的影響,今年咱們師老兵退伍達到了整個部隊的75%,幾乎抽空了我們部隊的骨干力量。”
  “現如今改革開放了,到處都是花花世界,這些兵也沒幾個像咱們當年那樣肯留在部隊里踏實干的了,莊嚴這批新兵數量是歷年來最大的一批,偏偏我們和3師又被選定為兩支預選快速反應師的單位,只有一年的時間就要接受總部的考核了,那天團里的動員大會我去了,團長敲桌子了,說師長在團級干部會議上表態了,一定要在總部考核上勝出,搶到快速反應部隊的名頭,否則就讓團長他們卷鋪蓋準備轉業去。”
  戴德漢笑了:“我們的白面書生師長,還看不出真有這種魄力啊。”
  李定說:“王師長還好說,蔡副師長更堅決,他說了,要親自組一個訓練督導小組,隨時隨地不提前通知,直接就下到連隊抽查訓練情況,你也知道,老蔡是打過仗從死人堆里出來的,又是訓練尖子出身,他可不好糊弄……”
  聽到蔡副師長的名字,戴德漢點頭道:“沒錯啊,當年黑老蔡還是集團軍里當作訓處長的時候,我到軍里參加尖子集訓就是他負責帶隊的,結果老子一個月練爛了九雙解放鞋,津貼費都不夠買鞋子用的……如果是他親自抓,恐怕下面團里都得雞飛狗跳了。”
  聊到這里,倆人忽然冷場,陷入了沉思。
  許久,戴德漢問:“副連長,你知道莊嚴這小子帶了多少錢來當兵嗎?”
  “多少錢?”
  “連帶存折和現今,一共一萬五。”
  “一萬五!?”李定也嚇了一跳。
  作為老資格的上尉副連長,他的工資還不到一千。
  戴德漢說:“我在想,前兩年大裁軍的時候,我聽說你已經夠條件走的,為什么不走?現在很多干部都想著早點轉業,回地方撈錢去,你老婆孩子都在老家等你呢……”
  李定的臉色忽然沉了下去,從口袋里摸出一包廉價白沙,點了根,噴了口煙。
  “是啊,我本來可以走的,為這事,你嫂子還埋怨過我。”李定一年吸著白沙煙,一邊道:“我也知道回地方能找個不錯的單位,我老家也是沿海,再不濟下海自己搞點生意什么的,像我們這種生死都見過的,蹲過貓耳洞喝過泥漿水的,總不至于混得比別人差……”
  停了一下又道:“92年邊防部隊的兵裁撤過來我們連的時候,我是唯一從邊防部隊跟過來的干部,當時部隊的意思是總得有個老部隊的軍官跟著兵走,否則誰鎮得住那些妖里妖氣的老兵?上級讓我留,我就留了……”
  戴德漢說:“現在,后悔了嗎?”
  李定笑了:“后悔個屁!阿戴啊,我李定沒那么高尚,不過我那么多戰友死在南疆戰場上,埋在了麻栗坡的陵園里,相比他們,我算是走運的。”
  他環視周圍,看著那些新兵在老兵的指導下訓練隊列,忽然感慨道:“我對部隊還是有感情的,這個世界,有人做聰明人,也總得有我們這幫傻子對吧?大家都去撈錢了,誰來保家衛國?沒人當兵了,這個國家怎么辦?沒有了國家,你以為還能發家致富?反正部隊要我留一天,我就干足365天,等哪天部隊說,李定啊,你可以退役了,那么我沒二話,打起我的背包就走……我走……”
  戴德漢轉頭看著李定,這位副連長身上有三處傷疤,那是戰爭留給他的勛章,他是靠軍功提干的,而此刻,這個鐵打一樣的漢子眼角竟然有些晶瑩的東西在閃著亮光。
12选5复式计算表